跳到主要內容

【博評】溫仕文:通往天國與地獄之路 民族主義的火花

1910年代時,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普遍住在高地的市鎮中,沿海低地則較容易成為移入的猶太人的聚居點。這可說是鍚安主義者能初步立足的主因。(網絡圖片)

1915年,鄂圖曼帝國正式參戰,加入了德國與奧匈帝國為首的同盟國後,下令境內猶太人必須成為土耳其公民,否則可被驅逐出境。成為公民不單單需要交稅,也有機會被徵召入伍——在土耳其當兵與死刑沒有太大差別,尤其是屬於少數族裔的士兵待遇極差。不少定居於巴勒斯坦境內的猶太人不願意屈從,一批接一批的離開了。


大衛·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後來成為第一任以色列總統)認為堅守以色列之地是猶太人應有的義務,於是盡可能迎合鄂圖曼政府的要求。然而,1915年,他還是被驅逐出境。本-古里安向馬上找來他的一位阿拉伯朋友Yahya Effendi。本-古里安提起此事後,萬萬料不到他朋友如此回應:「作為朋友,我很抱歉,但作為阿拉伯人,我很高興。」這時,本-古里安明白,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的關係已經難以修補,亦將會成為錫安主義的障礙。


以色列國父本.古里安。不過他同時是猶太人抗爭中的恐怖攻擊主要策劃者。(網絡圖片)

 


也許不少猶太人會有這個疑問:錫安主義不同於一般的殖民主義,沒有派軍入侵或鎮壓,也沒有強佔土地或資源。為什麼阿拉伯人不歡迎我們?錫安主義明明是猶太人自強不息的象徵,為什麼會影響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的關係呢?


這個議題當然離不開經濟和社會等因素——顯然,猶太人沒有清楚考慮他們大量湧入,為巴勒斯坦帶來甚麼的問題。換言之,他們沒有從阿拉伯人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若要深入明白原因,要先約略知道巴勒斯坦的地理:


巴勒斯坦地區地理。聖經會告訴你猶太人離開後,這裏不再是流奶與蜜之地,要等以色列人重新建國時才會回復綠草如茵。不過現實很明顯不是這樣。千多年來,巴勒斯坦人同樣在這土地上深耕細作,草原還是草原,耕地還是耕地,沙漠還是沙漠……(網絡圖片)

 


巴勒斯坦地理


位於地中海東邊的巴勒斯坦屬於近西亞一的帶範圍之內。以歐洲的角度看,這是近東(Near East),但一般大眾會把此範圍歸納於中東(the Middle East)。


由西至東看,巴勒斯坦可以劃分為三部分:接攘地中海的西邊是沿海土地,包括不少中世界十字軍時期的著名城市,如阿克里(Acre)、雅法(Jaffa)、阿什克隆(Ashkelon)等等。城市以外的周邊地區,多為農田和果園。


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各各他山(事實上更像一個懸崖高地)。這種地形在以色列中部地區非常常見。(WIKI)

巴勒斯坦的中央是稱為中央山脈(the Central Hills)的高地,平均高度為610米。中央山脈包括南面的猶大山地(Judaean Mountains)、中間的撒馬利亞山(Samarian Hills)和北面的上加利利及下加利利(Upper Galilee and Lower Galilee)。


最東面是約旦裂谷(Jordan Rift Valley),是約旦河流向南流向死海所通過的地方。這一帶的地方以北部較為適合耕作。


巴勒斯坦內的肥沃土地集中於東面的沿海地區和西面的山谷地帶。這些地方有足夠的年均降雨量,亦有便於運輸的水路。在19世紀末期,巴勒斯坦的農民多種植小麥、大麥、玉米和特別著名的雅法橙,主要出口往需求大增的歐洲。


可見,在依賴農業的巴勒斯坦中,土地是極為珍貴的資源。對於錫安主義者而言,能否生存,取決於能否取得合適的土地。


阿拉伯人眼中的錫安主義


(1) 爭奪資源的侵略者


第一次阿里亞的猶太人多數來自歐洲城市,對務農沒有甚麼經驗,需要雇用阿拉伯人幫忙。不過,因為種種原因,例如收成不如理想,或是無法適應耕種的勞力需求,不少猶太人後來還是離開了。這一次的阿里亞對阿拉伯人表面上影響不大,但事實上,猶太人為了獲取耕地,非常注意土地的質素。


在法國銀行家埃德蒙·詹姆士·羅斯柴爾德(Edmond James de Rothschild)的資助下,他們買下大量肥沃土地,引致土地價格提高。雖然羅斯柴爾德後來放棄了這項投資計劃,1908年,猶太人創立了巴勒斯坦土地發展公司(Palestine Land Development Company),除了專門訓練猶太人耕作的知識和技能,也是為了籌款買地。一直至1913年,猶太人買下了超過1萬英畝的耕地,甚至準備再出資買更多!


土地買賣和轉讓,也引起不少爭議。鄂圖曼政府曾經下令禁止猶太人移民至巴勒斯坦,亦嚴禁猶太人在巴勒斯坦進行土地買賣。不過,鄂圖曼政府「山高皇帝遠」,根本沒法執行法令。巴勒斯坦內的阿拉伯權貴當然選擇「隻眼開、隻眼閉」,所以買賣過程一般十分順利,只是偶爾遇到阻力,例如猶太人嘗試買下太巴列(Tiberias)周邊的土地,花了3年時間才成功。


即使錢財可以「收買」權貴,阿拉伯農民也可以為土地買賣的阻力:佩塔提克瓦(Petah Tikva)一帶的阿拉伯農民因為欠債而債主沒收土地;猶太人買了這塊地後,不少阿拉伯農民不願意交出土地,堅持他們仍然擁有土地的管有權。


巴勒斯坦地區的作物以經濟作物、生果及雜糧為主,有橄欖、果仁、柑橘、無花果等。灌溉用水以約旦河河水為主。猶太農民常僱用巴人作為臨時農業工人,直至今天還是這樣。(網絡圖片)

 


(2) 爭奪市場的競爭對手


部分錫安主義猶太人出身於歐洲,或多或少接觸過歐洲的科技發展,於是更有能力和財力引入新的耕作科技。其中猶太犁(Jewish plough)和機械化的打穀機等等,令猶太人耕作時的效率較為高,收成較為多,收益也比阿拉伯人高。


根據《巴勒斯坦》(一本鼓吹錫安主義的雜誌)中的一篇文章,作者說阿拉伯農民認為每英畝土地能夠生產350盒橙,已經是不錯的收成,而作者聲稱自己在1912年能夠生產638盒,次年的產量升至757盒。當然,我們難以知道作者有沒有虛報產量(因為錫安主義者想吸引更多猶太人移民至巴勒斯坦),但猶太人的生產能力超越本地阿拉伯人,是不爭的事實。


猶太教有所謂”選民思想”,而不少猶太人長居歐洲,習染歐洲人至上思想也不是難以理解的事,即使是大科學家也難以避免。(網絡圖片)

錫安主義者的殖民者身份


錫安主義猶太人為逃避歐洲的反猶太主義而來到巴勒斯坦/以色列之地,心態卻是以殖民者自居。他們認為自己來自文明的歐洲,有義務把「高級」、「先進」的現代文明引入「野蠻」、「落後」的中東地區。


事實上,猶太人生活於歐洲多年,沾染了歐洲的殖民主義思想也不太奇怪。當時的歐洲殖民主義者認為,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是最能夠引領人類發展民主自由和理性主義,與鼓吹暴力、極權主義和奴隸制度的伊斯蘭教有巨大差異。猶太教好歹是基督教的「祖先」,即使猶太人雖然受到歐洲人的無情壓迫,他們內心深處還是有殖民者的傲慢和優越感。


不過,所謂的「引入文明」,原來只是驅逐「低等」的本地人。其中一名錫安主義者認為:「假若我們容許骯髒、迷信、無知的阿拉伯農民住在猶太開拓者附近,本來就微小的成功機會將會消失,因為我們沒法令阿拉伯人進步,也沒辦法使他們尊重私有財產。」其他錫安主義者對阿拉伯人的評價也十分接近,不外乎是「愚昧」和「無知」。因此,我們不難發現,錫安主義者來到巴勒斯坦後,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註:1907至09年,本-古里安為了尋找工作,四處遊走。起初,他來到猶地亞(Judea)的猶太人社區,卻沒有工作機會。這裡的猶太人專門雇用阿拉伯人做粗活,主要是因為價值極而務農經驗又比猶太人更豐富。同時,有的猶太人認為他們不應該做這種卑微的工作 – 這似乎表示,在某些猶太人眼中,種族也有高低貴賤之分。)


Hashomer 類似民團,由巴勒斯坦猶太移民者建立,用以防衛及應付猶太人與巴人之間的衝突。(網絡圖片)

猶太與阿拉伯社區的衝突


第一次阿里亞令雙方關係緊張,但因為猶太人非常依賴阿拉伯人的幫助,所以兩個社群大致上能夠和平共存。不幸地,衝突還是難以避免:例如1886年,阿拉伯人襲擊猶太人社區,導致一位猶太婦女死亡。


到了第二次阿里亞,新一批的錫安主義者懷有更強烈的理性主義,執著於建立專屬猶太人的社區(包括本-古里安),甚至排斥阿拉伯人。隨著猶太人的人口大幅增加,資源爭奪和市場競爭變得愈來愈激烈,仇恨也更易爆發出來。1908年,雅法內的猶太人慶祝普珥節時,雙方爆發衝突,造成1名阿拉伯人死亡,13名猶太人受傷。1909年逾越節時,Ilaniya(又稱Sejera)也爆發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衝突。


逐漸加深的仇恨


大量猶太人湧入巴勒斯坦後,引起資源爭奪和市場競爭,再加上他們以殖民者身份自居,令阿拉伯人相當不滿。值得留意的是,現階段的猶太人沒有強行施加法律於阿拉伯人,亦沒有軍隊或武裝部隊我支援,所以對阿拉伯人而言,錫安主義者只是令人討厭移民,不算是真正的殖民者,也不是現代版的十字軍。


不過, 一些泛阿拉伯民族主義者比較有遠見,十分擔心猶太人會「征服」巴勒斯坦,妨礙阿拉伯人統一。其中一人認為:「巴勒斯坦連接阿拉伯半島及埃及和非洲。如果猶太人征服了巴勒斯坦,他們會阻止阿拉伯國連接為一體;的確,這會令阿拉伯人分裂為兩個互不相干的部分。這會削弱阿拉伯民族的團結和阿拉伯國家的統一。」


事實上,阿拉伯人對猶太人的看法也不是完全負面。當法國猶太裔軍官阿弗列·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的冤案傳到中東後,阿拉伯人普遍同情猶太人,因為此案暴露了歐洲人引以為榮的「文明」和「理性」,原來只是脆弱的面具。猶太人與阿拉伯人一樣,都是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受害者。


1914年,歐洲戰雲密佈。文明和理性,再也蓋不住人類那瘋狂與殘暴的本質。猶太人和阿拉伯人更沒想到,一戰過後,真正的殖民主義將會降臨於巴勒斯坦,這片土地的爭議將變得更複雜……



https://www.litenews.hk/?p=53718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澳洲代購奶粉華人女子疑涉接贓遭警方拘捕

因搜購嬰兒奶粉聞名澳洲的華人女子被警察鎖上手銬拘捕。


【香港輕新聞】華人在澳洲搶購嬰兒奶粉導致出現買奶粉難現象早已引起詬病,最近更被揭發有中國家庭專門偷竊奶粉轉售。一名在澳洲從事代購嬰兒奶粉的華人女子近日被墨爾本警方拘捕,有報道指這名女子涉嫌購買早前發生的華人家庭犯罪團伙「奶粉大盜」案的賊贓奶粉,據悉目前這位華人女子已經被警方釋放,但可能只是作為嫌疑人等候審理,而並非無罪釋放,目前此案仍在繼續調查之中。
今年1月澳洲警方偵破嬰幼兒奶粉盜竊家族
在今年1月份,一位名叫柯劍鋒(音譯,Jian Feng Ke)的華人剛剛從中國飛抵澳洲,就在機場被警方拘捕,他的父母和妹妹在他被捕前也已經被警方拘捕,警方一共逮捕了8名家庭成員,其中年紀最小的22歲,最大的53歲,各人被指控在澳洲盜竊嬰幼兒奶粉。

警方在被捕女子寓所發現大批奶粉,部分疑為賊贓。

疑犯房屋搜出4000罐奶粉、蜂蜜和保健品
澳洲警方從疑犯家庭位於悉尼的兩棟房屋中搜出了總價值超過100萬澳元、多達4000罐的嬰兒奶粉、麥盧卡蜂蜜和保健品,以及21.5萬澳元現金贓款。這些被盜的奶粉和保健品都正準備運往中國。從2018年開始,澳洲警方就一直在調查被盜奶粉的下落,之後順藤摸瓜找到這名做代購的華人女子,並人贓俱獲將她逮捕。

被捕女子被稱為「墨爾本夢幻」,曾被電視台跟蹤拍攝她搜購奶粉手法。

被捕女子外號「墨爾本夢幻」圈內十分知名
據知情華人透露,這名被捕的華人女子在澳洲代購圈內很出名,她就是「墨爾本夢幻」。在澳洲九號電視台的一檔名為《A Current Affair》的節目2018年曾播出的一個專題片《瘋狂的嬰幼兒配方奶粉》(Baby formula frenzy)中,她就是被拍到搶購奶粉的主角。
祖孫三代螞蟻搬家不斷到超市購買奶粉
在這個電視台的特別節目中,記者跟拍了這個住在墨爾本的華人家庭一整天,從背後看著「夢幻」女士一家人,她和母親還有孩子(祖孫三代),各自開車到不同的超市瘋狂購買奶粉,之後塞滿汽車後備箱,並囤積到自家車庫。這個節目還採訪了澳洲的年輕媽媽們。她們講述了由於這些華人代購無視4罐限量,以「螞蟻搬家」的方式不斷掃貨,以至於她們經常為買不到嬰幼兒配方奶粉而苦惱。



https://www.litenews.hk/?p=70068

【多方觀點】佔中案判刑輕重成爭議 反映社會撕裂難平復?

【香港輕新聞】佔中案昨日(24日)判刑,九名被告中,四人須即時入獄,四人獲判緩刑或社會服務,而陳淑莊因要接受手術,押後至6月10日宣判。針對判刑輕重言人人殊,有意見認為,此案政治意味濃厚,裁決非但不是和局,而且會造成社會進一步撕裂,對於政治事,僅強調法治是難以解決的;亦有意見表示,以普通法控告「九子」的疑似不公,法官的說詞也「十分礙耳」,然而卻證諸佔中事態的發展。
突顯修補撕裂的困難
《明報》社評表示,佔中案判刑輕重言人人殊,是「突顯社會撕裂從未真正癒合」,而「衡量判刑輕重需要視乎具體場景,避免引喻失義又或立場決定腦袋」。對於控罪是否適合、判刑是否過重,「應當本着法治精神,經由上訴程序處理,不應政治化」。社評認為,在支持者眼中是「從容就義」,可是在不滿者眼裏卻是「死不認錯」,「雙方對事情的認知和觀感存在鴻溝,突顯修補社會撕裂的困難」。
應避免政治立場先行
《明報》社評認為,佔中案只是根據法律觀點,決定九名被告罪名是否成立,「跟佔領運動的政治和歷史評價是兩碼子的事,看待量刑輕重,應該避免政治立場先行,亦要避免斷章取義式的直觀比較」。對於政治層面的撕裂,「只能透過政治對話接觸」收窄分歧;至於消弭人心撕裂,則「需要各方易地而處,換位思考,多去理解別人的感受」。
裁決令社會更撕裂?
《信報》「金針集」金箴文章引述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表示,「判刑結果想帶出『打和』感覺」,文章卻認為「裁決非但不是和局,而且是社會進一步撕裂的助燃劑」,「佔中案的起因是政改,政制不改,社會不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味強調法治,毫無疑問是捉錯用神」,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
難言對選舉的影響?
《信報》「金針集」金箴文章表示,邵家臻和陳淑莊即時喪失議員資格的機會不高,因為民主派議員人數在立法會佔三分之一以上,對於抵住「DQ」壓力,而立法會換屆選舉亦將在明年展開,「DQ完再補選差不多夠鐘落莊洗牌」,建制派也「犯不着逼人太甚」。文章認為,目前難言判刑對明年選舉的影響,「民主派理論上可以藉着有人坐監而得到同情票,奈何本土派從一開始就質疑佔中九子的理念,能否贏得他們的選票實屬懸念」。
不肯面對慘重代價?
《星島日報》社評表示,法官判詞指出大眾看清「故事的另一面」,「就是被告借『公民抗命』之名肆意違法,破壞秩序,讓眾多市民飽受佔領之苦,卻始終得不到他們的道歉」,「判刑前後,被告和支持者在法庭外製造激昂場面」,轉移大眾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