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illiam: 金正恩借用中國行政專機 抵達新加坡出席美朝峰會

 


(資料圖片)

關於金正恩今天(星期日)抵達新加坡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會談,外界一直猜測他會以甚麼方式前往。由於朝新之間幾無單程陸路交通,唯一方法就是坐飛機前往,且根據外電報道,金正恩不像他的祖父與父親,對坐飛機似乎沒有特別的安全顧慮,故普遍媒體都認為他會乘坐朝鮮航空的IL-62M「蒼鷹一號」要員專機前往。


高麗航空IL-62M VIP專機及金正恩工作照片。該機是否「蒼鷹一號,事實上眾說紛紜。(網絡照片)

然而,有網友指出,根據FLIGHTRADAR 24網站顯示,上星期五時一架中國國際航空所屬B-2447專機(747-4J6型)前往平壤並逗留了1小時,便匆匆回到北京,之後於星期六凌晨再回到平壤,並於今早7:30左右起飛,轉向北京後再經國際航道南下。這款專機中國國際航空只擁有8架,其中一架是國家主席外訪用機,而2447號機曾作為總理專機。另外,早前部分報道亦指朝鮮方面有意借用中國國際航空的VIP專機前往新加坡,故估計金正恩本尊就在機上。另外,高麗航空一架IL-76運輸機及登記編號P885的IL-62M客機(照編號來看,此機是平日飛瀋陽至平壤航線的平常客機)亦先後起飛,目的地同樣是新加坡。


今早8時,B2447號航機進入北京空管區後的發行路線。(照片截自Flightradar 24)

(已證實金正恩坐B2447號專機,於下午2:43降落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


另一方面,中國國際航空登記編號CCA060號A330型客機星期六上午前突然由平壤出發,於下午5時到達新加坡,並於今天凌晨回到北京。新加坡方面星期六晚的消息,側面證實該機所載的應是朝鮮隨團先遣人員。


為何金正恩要借用中國的行政專機?他不是有自己的專機嗎?就政治上而言,此舉可解釋為金正恩想借此向美國表示自己仍有中國背後的支持,代表中國在美朝關係中仍深具影響力;另一方面,金正恩也可能想有一架與對方基本”同規格”的行政專機,以彰顯自己與特朗普有平等身份。除此以外,也有實際的飛行安全因素。


 


高麗航空及朝鮮空軍無法勝任遠程飛行?


這架高麗航空的AN-148被懷疑是朝鮮政府的行政專機,朝鮮政府的行政專機,似乎都是以白色為主色。(網絡圖片)

首先要搞清楚,朝鮮的高麗航空現時至少有三架行政專機,分別是兩架IL-62M及一架AN-148,其中一架IL-62M是已故朝鮮領袖金正日的座機(當然,他幾乎從未坐過),傳媒一直認為金正恩的「蒼鷹一號」就是這架IL-62M,但根據朝中社2014及15年的報道,他們第一次出現「蒼鷹一號」的稱呼,事實上是指一架AN-148型小型客機,因為朝中社2014年年報道金正恩乘坐新型的專機「蒼鷹一號」,前往參觀空軍的戰鬥競技大賽,已進入高麗航空20年的IL-62M絕不可能是報道中所講的新型專機,剛剛於前一年到貨的AN-148才有資格這樣講;再講,以朝鮮境內如此短的空中距離,出動一架大型民航機,是十分耗費資源的事,使用AN-148比用IL-62M要合算得多;另外一個可能,是和美國「空軍一號/海軍一號/陸戰隊一號」相類似,只要領袖在朝鮮某一架飛機上,那架飛機就自動成為「蒼鷹一號」。


金正恩視察一架新到貨的AN-148小型客機。(網絡照片)

AN-148事實上是蘇聯知名短場起降運輸機AN-74的客機改良版,主要是將短長起降性能超強但維修麻煩的引擎上置及翼面引射氣流設計改成傳統下單翼設計,以及著量加闊機身。雖然已放棄軍用的設計,但由於仍有較大面積及後掠度低的機翼,其最大載荷的短場起降性能仍然不錯。不過這型飛機年初時曾發生過致命意外,加上航程實在有限(2100公里),頂多只能當支線客機,並不適宜遠行,故會載著金正恩去新加坡的肯定不是它。



金正恩正”駕駛”他的新飛機。由白色機鼻判斷,這是行政專機版本的AN-148。

另方面,高麗航空的IL-62M是正宗的中長程客機,1960年代的定位是大型民航機(IL-62出廠時可還是最大型客機),不過十年前開始,這種客機已經陸續退役,高麗航空現擁有五架這種飛機,其中三架跑不同近程航線,另兩架是VIP專機,其中一架就是金正日的專機,理論上領導人遠程外訪就是用這架飛機。事實上金正恩於五月底出訪大連,正正就是使用這架專機。


今早P885號IL-62M飛機亦於B-2447起飛後不久起飛,該機使用較老式的S型應答器,會自動採取防相撞措施,但不會對全部收到的其他應答機訊號作自動回應,以免系統在較密集的航道上”當機”。Flightradar 24只能用無線電定位差的方法計算其速度及航線等基本資料,但資料可能有較明顯的誤差。照片截自Flightradar 24網站。

 


雖然IL-62M型航程足夠直飛新加坡「有凸」,但這種民航機已經停產超過20年,且照伊留申公司自己的資料,朝鮮購買IL-62M時,由伊留申發出的適航證明(證明與IACO起降設施要求符合)應該「已經過期」幾年,意味它可不能被允許降落在多數民航機場(而且高麗航空大部分飛機由於機型及機上航線設備太舊,早就沒有進入歐洲領空及降落歐盟機場的許可)。雖然這點不妨礙它降落新加坡空軍基地,但由於在國際航道上飛行與及使用進場設施仍可能出現諸如通訊、導航等問題(上圖有述)。不過更大的問題是:高麗航空的國際線機組人員只飛中短途線,例如北京、上海、瀋陽、海參威,最遠只到澳門(還是不定期班次),長途飛行的經驗並不足夠,而由於專機更為敏感,更需要空軍人員駕駛,但他們的遠航經驗只比民航的更差。所以,基於飛機問題及朝鮮空軍/航空人員的經驗,如金正恩需要一架高規格的行政專機赴會,也不能不找中國政府幫忙了。


根據應答器顯示的編號,南下的IL-62M事實上是這架普通版客機。(網絡照片)


https://www.litenews.hk/?p=5282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老當益壯?八旬翁酷愛打機 《Far Cry 5》已通關兩次

家住四川的83歲老翁楊炳林,已是一名20年資歷的『老玩家』。(圖片來源:觸樂網)
【香港輕新聞】提到打機,不少人都會認為是年輕人的喜好。但在四川有位八旬老翁,自20年前退休以來,每天除規律作息外,最大的娛樂竟是打各種主機遊戲。對於現時有成年人認為打機是玩物喪志,老人家就覺得遊戲「除了鍛煉智商增長見識,也能磨礪人的精神」,不僅自己玩,亦把兒子與外孫都培養成遊戲愛好者……
內地遊戲資訊網站「觸樂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對一位資深的「老玩家」的採訪:該玩家不僅體現在遊戲資歷的久遠,同樣也體現在該玩家今年83歲的高齡。據採訪報導,該位名叫楊炳林的老玩家居住在四川瀘州,平時大部分生活習慣與一般退休長者無異:早睡早起,注重飲食,每日有定時外出散步運動的習慣,每年還有至少兩次旅遊計劃。
但是除這些起居日常外,楊炳林每日還固定有3至6小時的打機時間。據他本人介紹,自己對遊戲感興趣始於自己剛退休的1998年,由於不再上班逐漸感到空虛,遂開始為自己生活「加碼」,先後發展出每日打乒乓球、打麻雀等愛好,之後又因個人喜好,將打麻雀替換成打機,「一開始是在街上看到很多年輕人在玩遊戲,看了以後感覺裡頭有很多文章……也不用工作了,腦子也沒用了,就打遊戲唄」,「放棄麻將是因為怕肺癌——每次麻將桌上總有人在食煙,對肺不好」。
據老人外孫介紹,自己從記事起,外公就在家裡用初代PlayStation打遊戲,當時外公愛玩的遊戲有《生化危機》、《恐龍危機》、《袋狼大進攻擊》等遊戲,於是外公便成了遠近皆知的「老頑童」。每逢周末,鄰居街坊有事無法照顧小孩時,都會拜託外公暫時看顧。
即使用遊戲手掣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操作也十分精準。(圖片來源:觸樂網)
每份通關的遊戲,老人家都會手寫通關日期標籤,精心保存碟片。(圖片來源:觸樂網)
由於兒時常與外公相伴,外孫也在耳濡目染中養成為了遊戲愛好者。楊炳林的兒子是暴雪著名線上遊戲的《魔獸世界》的常年玩家,外孫長大後也成為《CSGO》、《鬥陣特工》等FPS類型遊戲以及《Dota 2》的玩家。
楊炳林自言是日本Sony的忠實擁躉,在開始玩遊戲後陸續購入了Sony的PS、PS2、PS4以及微軟的Xbox 360等遊戲主機,而且緊追近年新遊戲發售的節奏,購買了不少諸如《盜墓者羅拉:崛起》、《刺客教條:大革命》、《刺客教條:起源》以及《極地戰嚎5》等3A級遊戲大作,由於十分喜愛《極地戰嚎5》這…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用「新細明體」原來係侵權?台灣YouTuber爆被追收版權費

【香港輕新聞】近日,台灣著名YouTuber「Joeman」表示字型發行商開始對YouTuber收取華康體系的字體版權費,即使用電腦內建的「新細明體」或「標楷體」亦可能會被追繳費用,提醒民小心侵權。事件隨即引起討論,有人形容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究竟有哪些開源中文字型可以使用?


圖片截圖自:YouTube@Joeman-在影片裡使用新細明體竟然要付錢?小型網路創作者的困境!
昨日(27日),於YouTube上有逾百萬訂閱、台灣著名YouTuber Joeman 在其個人FB專頁發文指,最近收到署名為「威鋒數位」的信件,表示他的影片上使用的字型是侵權,要繳付費用,否則可能會探取法律行動。
Joeman表示,事件證實只要在有營利的影片中,使用「華康字型」及微軟(Microsoft)Windows內建字型「新細明體」與「標楷體」,均可能在數年後被追討版權費。除此之外,只要影片的封面或影片內有使用,而這些影片仍在Youtube架上,就必須每年繳交固定的費用。
「威鋒數位」過去名叫華康科技,是「華康少女體」、「華康中黑體」等字型的發行商,Windows內建的新細明體、標楷體亦是由「威鋒數位」開發並授權給Windows使用。據官網資料指,字型不能用於商業用途,若要用於商業行為須另外取得授權;而相關授權條件顯示,多媒體影音必須使用專業版,每年2萬4千元台幣,此價格可使用華康的幾乎所有字型
小型創作者發展空間受影響
Joeman為此事拍攝了一條影片分享,他提及在收到信件時,起初以為是詐騙集團,結果在網上搜尋後,發現對方真的是該字型開發商;而針對字型版權問題,Joeman在與數名Youtuber討論後,懷疑自己或是首位被要求繳交字型版權費的人。而為了影片的合法性,Joeman最後同意支付每年逾2萬元台幣的版權費。
最後,Joeman於影片中表示,希望版權公司不要向訂閱人數較少的小型創作者收費,或不要有追溯期,讓小型創作者有發展的空間事件於短短一日已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就在Joeman表示繳付版權費之後,部分Youtuber也留言指收到相關信件,甚至連訂閱人數較少的Youtuber也被追討版權費。

網民爭議聲不斷:把豬養肥再來殺
對於此事,不少網民留言指難以理解,「難不成以後都只能用手寫了嗎」、「根本就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的概念」、「我能明白使用者付費的道理,但我不懂,為何拖到今天才要跟這些創作者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