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illiam: 金正恩借用中國行政專機 抵達新加坡出席美朝峰會

 


(資料圖片)

關於金正恩今天(星期日)抵達新加坡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會談,外界一直猜測他會以甚麼方式前往。由於朝新之間幾無單程陸路交通,唯一方法就是坐飛機前往,且根據外電報道,金正恩不像他的祖父與父親,對坐飛機似乎沒有特別的安全顧慮,故普遍媒體都認為他會乘坐朝鮮航空的IL-62M「蒼鷹一號」要員專機前往。


高麗航空IL-62M VIP專機及金正恩工作照片。該機是否「蒼鷹一號,事實上眾說紛紜。(網絡照片)

然而,有網友指出,根據FLIGHTRADAR 24網站顯示,上星期五時一架中國國際航空所屬B-2447專機(747-4J6型)前往平壤並逗留了1小時,便匆匆回到北京,之後於星期六凌晨再回到平壤,並於今早7:30左右起飛,轉向北京後再經國際航道南下。這款專機中國國際航空只擁有8架,其中一架是國家主席外訪用機,而2447號機曾作為總理專機。另外,早前部分報道亦指朝鮮方面有意借用中國國際航空的VIP專機前往新加坡,故估計金正恩本尊就在機上。另外,高麗航空一架IL-76運輸機及登記編號P885的IL-62M客機(照編號來看,此機是平日飛瀋陽至平壤航線的平常客機)亦先後起飛,目的地同樣是新加坡。


今早8時,B2447號航機進入北京空管區後的發行路線。(照片截自Flightradar 24)

(已證實金正恩坐B2447號專機,於下午2:43降落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


另一方面,中國國際航空登記編號CCA060號A330型客機星期六上午前突然由平壤出發,於下午5時到達新加坡,並於今天凌晨回到北京。新加坡方面星期六晚的消息,側面證實該機所載的應是朝鮮隨團先遣人員。


為何金正恩要借用中國的行政專機?他不是有自己的專機嗎?就政治上而言,此舉可解釋為金正恩想借此向美國表示自己仍有中國背後的支持,代表中國在美朝關係中仍深具影響力;另一方面,金正恩也可能想有一架與對方基本”同規格”的行政專機,以彰顯自己與特朗普有平等身份。除此以外,也有實際的飛行安全因素。


 


高麗航空及朝鮮空軍無法勝任遠程飛行?


這架高麗航空的AN-148被懷疑是朝鮮政府的行政專機,朝鮮政府的行政專機,似乎都是以白色為主色。(網絡圖片)

首先要搞清楚,朝鮮的高麗航空現時至少有三架行政專機,分別是兩架IL-62M及一架AN-148,其中一架IL-62M是已故朝鮮領袖金正日的座機(當然,他幾乎從未坐過),傳媒一直認為金正恩的「蒼鷹一號」就是這架IL-62M,但根據朝中社2014及15年的報道,他們第一次出現「蒼鷹一號」的稱呼,事實上是指一架AN-148型小型客機,因為朝中社2014年年報道金正恩乘坐新型的專機「蒼鷹一號」,前往參觀空軍的戰鬥競技大賽,已進入高麗航空20年的IL-62M絕不可能是報道中所講的新型專機,剛剛於前一年到貨的AN-148才有資格這樣講;再講,以朝鮮境內如此短的空中距離,出動一架大型民航機,是十分耗費資源的事,使用AN-148比用IL-62M要合算得多;另外一個可能,是和美國「空軍一號/海軍一號/陸戰隊一號」相類似,只要領袖在朝鮮某一架飛機上,那架飛機就自動成為「蒼鷹一號」。


金正恩視察一架新到貨的AN-148小型客機。(網絡照片)

AN-148事實上是蘇聯知名短場起降運輸機AN-74的客機改良版,主要是將短長起降性能超強但維修麻煩的引擎上置及翼面引射氣流設計改成傳統下單翼設計,以及著量加闊機身。雖然已放棄軍用的設計,但由於仍有較大面積及後掠度低的機翼,其最大載荷的短場起降性能仍然不錯。不過這型飛機年初時曾發生過致命意外,加上航程實在有限(2100公里),頂多只能當支線客機,並不適宜遠行,故會載著金正恩去新加坡的肯定不是它。



金正恩正”駕駛”他的新飛機。由白色機鼻判斷,這是行政專機版本的AN-148。

另方面,高麗航空的IL-62M是正宗的中長程客機,1960年代的定位是大型民航機(IL-62出廠時可還是最大型客機),不過十年前開始,這種客機已經陸續退役,高麗航空現擁有五架這種飛機,其中三架跑不同近程航線,另兩架是VIP專機,其中一架就是金正日的專機,理論上領導人遠程外訪就是用這架飛機。事實上金正恩於五月底出訪大連,正正就是使用這架專機。


今早P885號IL-62M飛機亦於B-2447起飛後不久起飛,該機使用較老式的S型應答器,會自動採取防相撞措施,但不會對全部收到的其他應答機訊號作自動回應,以免系統在較密集的航道上”當機”。Flightradar 24只能用無線電定位差的方法計算其速度及航線等基本資料,但資料可能有較明顯的誤差。照片截自Flightradar 24網站。

 


雖然IL-62M型航程足夠直飛新加坡「有凸」,但這種民航機已經停產超過20年,且照伊留申公司自己的資料,朝鮮購買IL-62M時,由伊留申發出的適航證明(證明與IACO起降設施要求符合)應該「已經過期」幾年,意味它可不能被允許降落在多數民航機場(而且高麗航空大部分飛機由於機型及機上航線設備太舊,早就沒有進入歐洲領空及降落歐盟機場的許可)。雖然這點不妨礙它降落新加坡空軍基地,但由於在國際航道上飛行與及使用進場設施仍可能出現諸如通訊、導航等問題(上圖有述)。不過更大的問題是:高麗航空的國際線機組人員只飛中短途線,例如北京、上海、瀋陽、海參威,最遠只到澳門(還是不定期班次),長途飛行的經驗並不足夠,而由於專機更為敏感,更需要空軍人員駕駛,但他們的遠航經驗只比民航的更差。所以,基於飛機問題及朝鮮空軍/航空人員的經驗,如金正恩需要一架高規格的行政專機赴會,也不能不找中國政府幫忙了。


根據應答器顯示的編號,南下的IL-62M事實上是這架普通版客機。(網絡照片)


https://www.litenews.hk/?p=5282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多圖】日本設計師神級「雙向字」 你能看懂幾個?

野村一晟為2017年日本舉辦的賽艇G1全日本王者決定賽設計的兩款海報:正反看完全兩個世界。(圖片來源網絡)【香港輕新聞】做平面設計時,較常使用的是畫面及圖片營造各種創意效果;但若花心思設計,簡單的漢字也能玩出十分優秀的創意。近日,日本字體設計師野村一晟為一項體育活動設計的海報在網絡爆紅,其秘訣在於:海報正着看與反轉180度後看,竟暗藏著兩條不一樣的信息,其中巧思令人拍案叫絕。
這組在網上熱傳的海報是2017年在日本舉辦的賽艇G1全日本王者決定賽,海報初看似乎並無特點:黑白底圖上印有明黃色的遒勁書法「挑戰」字樣;但若將海報上下調轉再看,原本的「挑戰」文字看起來竟變成了「勝利」字樣。同組另一款海報也採用了同樣設計,不同的是,畫面中正看的「最強」字樣,上下翻轉後則變成了「戰場」,瀟灑有力的書法加上言簡意賅的構思,其中精絕的創意令人驚嘆。
被網友評為「教科書式範本」的這組漢字設計,全出於一位名叫野村一晟的日本設計師之手。野村一晟目前是日本某高中美術科教師,畢業於富山大學藝文造型藝術系。實際上,這種雙向字體也是野村一晟的拿手絕技,在他為賽艇比賽製作的海報爆紅之後,網友陸續找出了野村一晟的其他雙向字作品,令不少網友看過後直呼「漢字成精」。
『空』與『海』(同時空海也是日本古代著名僧人)。(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勝』與『敗』。(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信長』&『本能寺』&『光秀』(日本歷史典故『本能寺之變』主要人物及地點)(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杜甫』與『李白』。(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水平翻轉的『楚』與『漢』;上下翻轉的『項羽』與『劉邦』(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努力』與『才能』(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

中興內部「絕密文件」曝光 廿頁記載「犯罪手法」

【香港輕新聞】美國商務部今星期向中興通訊發出「禁售令」,連日來備受外界關注。網上流傳一份名為「進出口管制風險規避方案─以YL為例」中興內部機密文件,詳細列出美國出口管制對公司產生的影響,以公司如何利用轉手貿易避過追查,與被制裁國家來往。
圖片來源:鳳凰網/文件截圖
去年10月,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發表一份調查報告,引用了中興一份名為「進出口管制風險規避方案─以YL為例」的內部機密文件,記載公司如何與被制裁的國家來往。報告最後又總結5個「提醒」:不要撒謊及製作假記錄、不要銷毀證據、不要掩蓋罪行、不要在週查期間明知故犯、不要把違法行為當成公司策略。
近日,報告於網上被廣泛流傳,究竟中興內部機密文件說了什麼?
「隔斷模式」避追查 減出口管制風險
翻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資料,這份文件共20多頁,並設有中文及英文版本。文件右上方有「絕密」的字眼,同時列明「以上所有信息均為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不得外傳」。
文件截圖整份文件以美國出口管制如何對公司產生影響作切入點,指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及市場平衡的考慮,嚴格審查出口至中國的技術及產品。然而,中興在美國出口國家控制清單上的部分國家,包括YL、GB等國家有大量業務,文件(第3頁)指出在相關情況下「必須尋求規避風險方案」,而當中包括「產品替代方案」及「隔斷模式」。
文件指出,公司能透過「隔斷模式」避免與美國出口國家控制清單上,最嚴格的Z組國家(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存在直接業務關係避免出口管制風險。
當中具體操作方式為:公司與Z組國家展開業務時,避免使用公司的名義直接與該國客戶簽約,不直接向客戶出口產品及提供服務,增加貨物在中國境內及境外的流轉次數,簡單來說,即是利用轉手貿易避過追查。而「全隔斷模式」中提及一系列名為7S、8S、9S,即是虛設的境外公司,
文件截圖至於文件題目的「YL」是指哪一個國家?在仔細翻閱整份文件下,有圖表(第6頁)出現伊朗兩字,而文件最後亦提及伊朗稅務規定(第18頁),相信YL即是代表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