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報告揭中國「電視認罪」過程:「疑犯」按導演指示 配合台詞哭泣

【香港輕新聞】近年,中國不時出現「疑犯」在電視上認罪的一幕。維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昨日(4月10日)發表調查報告,揭露中國電視強迫認罪的手段,部分拘留者於威逼下認罪,並在鏡頭前讀出預先安排好的台詞,有人直言「像出演一幕精心排演的戲劇」。


圖片截自:《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報告

維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於4月10日發表名為《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的報告,內容長達過百頁,並以英文撰寫,設有中文版內容摘要。報告分析自2013至2018年間被播出的45宗電視認罪個案,並採訪十多名相關人士,包括受害者、家屬及律師。


報告指出,從眾人證言中發現,中國警方通過威脅、酷刑和製造恐懼氛圍,強迫被拘留者認罪。而拍攝過程中,有些人更被要求於鏡頭前哭泣(報告第41頁)。


有劇本、導演「像出演一幕精心排演的戲劇」


在報告中文版的調查結果摘要中,記錄了三位被逼在電視上認罪者的遭遇。


英國公民韓飛龍


在中國經營調查公司的韓飛龍(Peter Humphrey),在2013年7月為英國製藥巨頭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進行調查工作。其後,他與妻子在2014年8月被中國當局以「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判刑。


韓飛龍憶述,當時錄製場景設置像一個小型的法庭。而現場有一個很大的講台,後面的長凳上坐著幾個官員。而房間的正中央放著一個由鐵欄組成的籠子,籠裡有一張椅子。


雖然還沒被定下任何罪行,韓飛龍當時需要戴上手銬及穿上橙色的監獄馬甲,在主審官領導下,進行整個錄製過程,「我在裡面完全的被穿過鐵籠的聚光燈和鏡頭包圍住了,那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場景」。


圖片截自:《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報告

 


人權捍衛者文(匿名)


文指出,在整個電視認罪的過程中,要一字不漏地背下預先準備好的劇本,而主審亦會加入內容及臨時修改台詞。


文形容,整個拍攝過程要求極高,「他們不僅決定我要說的內容,還包括我怎樣去說,包括聲速、確切用詞、臉部表情」。當時,拍攝過程持續約七個小時,「我都記不清中間到底重錄了多少次」。


圖片截自:《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報告

 


人權律師王宇


在2015年7月,在「709案」中被捕的人權律師王宇表示,當年10月她從睡夢中被喚醒。兩名預審員告訴她,她16歲的兒子已在雲南邊境被捕,當時他正準備經由緬甸逃亡美國。對方又向她展示其兒子在看守所的照片,下方寫著「犯罪嫌疑人」。


王宇指出,當時她被告知,只要錄製影片給公安部領導看,表明自己的態度,就可以救兒子。而相關人士曾承諾,這些視頻不會對外公開,拍攝時亦沒有使用正規攝影機。直到重獲得自由後,王宇才從父母和朋友的口中得知,自己上了電視。


王宇直言,不期望獲得到世人諒解,「我僅僅是想說,孩子是我的一切,當時那種情況,也許我只能選擇那樣做」。


圖片截自:《劇本和策劃:中國強迫電視認罪的幕後》報告

維權人士指強迫公開認罪比肉體酷刑更痛苦


《美國之音》引述流亡至美國的維權律師滕彪指,在中國成為維權人士和異見人士,要有很強烈的責任感和勇氣,亦獲得到民間支持和尊敬,「但當被迫公開認罪,就會被部分同行認為是軟弱、投降,甚至是背叛」。


滕彪指,這種壓力或使被迫認罪的人長期抬不起頭來,「甚至可能永遠退出人權工作」。他指出,在很多維權人士和良心犯看來,「強迫公開認罪比肉體酷刑更痛苦」。


組織:中國政府應確保被拘者獲得應有法律保障


報告形容,中國電視認罪手法讓人聯想到歷史上的暴力和有辱人格的政治迫害事件。而在整個過程中,媒體不單單是被動的平台,更是積極充當警方的合作者,甚至通過移花接木的剪輯,將當事人的證詞變得面目全非。


報告又指,中國政府應該立即停止進行電視認罪,確保被拘捕者獲得應有的法律保障,同時外國政府應向中國施壓。


美國曾譴責中國強迫電視「認罪」手法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引述《中央社》報導,北京維權律師張凱在2016年2月被迫在電視上「認罪」,承認「違反國家法律,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國家安全」。當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唐納(Mark Toner)指出,中國強迫公民在電視上公開「認罪」違反了法制原則,並要求北京當局立即放人。



https://www.litenews.hk/?p=49071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老當益壯?八旬翁酷愛打機 《Far Cry 5》已通關兩次

家住四川的83歲老翁楊炳林,已是一名20年資歷的『老玩家』。(圖片來源:觸樂網)
【香港輕新聞】提到打機,不少人都會認為是年輕人的喜好。但在四川有位八旬老翁,自20年前退休以來,每天除規律作息外,最大的娛樂竟是打各種主機遊戲。對於現時有成年人認為打機是玩物喪志,老人家就覺得遊戲「除了鍛煉智商增長見識,也能磨礪人的精神」,不僅自己玩,亦把兒子與外孫都培養成遊戲愛好者……
內地遊戲資訊網站「觸樂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對一位資深的「老玩家」的採訪:該玩家不僅體現在遊戲資歷的久遠,同樣也體現在該玩家今年83歲的高齡。據採訪報導,該位名叫楊炳林的老玩家居住在四川瀘州,平時大部分生活習慣與一般退休長者無異:早睡早起,注重飲食,每日有定時外出散步運動的習慣,每年還有至少兩次旅遊計劃。
但是除這些起居日常外,楊炳林每日還固定有3至6小時的打機時間。據他本人介紹,自己對遊戲感興趣始於自己剛退休的1998年,由於不再上班逐漸感到空虛,遂開始為自己生活「加碼」,先後發展出每日打乒乓球、打麻雀等愛好,之後又因個人喜好,將打麻雀替換成打機,「一開始是在街上看到很多年輕人在玩遊戲,看了以後感覺裡頭有很多文章……也不用工作了,腦子也沒用了,就打遊戲唄」,「放棄麻將是因為怕肺癌——每次麻將桌上總有人在食煙,對肺不好」。
據老人外孫介紹,自己從記事起,外公就在家裡用初代PlayStation打遊戲,當時外公愛玩的遊戲有《生化危機》、《恐龍危機》、《袋狼大進攻擊》等遊戲,於是外公便成了遠近皆知的「老頑童」。每逢周末,鄰居街坊有事無法照顧小孩時,都會拜託外公暫時看顧。
即使用遊戲手掣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操作也十分精準。(圖片來源:觸樂網)
每份通關的遊戲,老人家都會手寫通關日期標籤,精心保存碟片。(圖片來源:觸樂網)
由於兒時常與外公相伴,外孫也在耳濡目染中養成為了遊戲愛好者。楊炳林的兒子是暴雪著名線上遊戲的《魔獸世界》的常年玩家,外孫長大後也成為《CSGO》、《鬥陣特工》等FPS類型遊戲以及《Dota 2》的玩家。
楊炳林自言是日本Sony的忠實擁躉,在開始玩遊戲後陸續購入了Sony的PS、PS2、PS4以及微軟的Xbox 360等遊戲主機,而且緊追近年新遊戲發售的節奏,購買了不少諸如《盜墓者羅拉:崛起》、《刺客教條:大革命》、《刺客教條:起源》以及《極地戰嚎5》等3A級遊戲大作,由於十分喜愛《極地戰嚎5》這…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用「新細明體」原來係侵權?台灣YouTuber爆被追收版權費

【香港輕新聞】近日,台灣著名YouTuber「Joeman」表示字型發行商開始對YouTuber收取華康體系的字體版權費,即使用電腦內建的「新細明體」或「標楷體」亦可能會被追繳費用,提醒民小心侵權。事件隨即引起討論,有人形容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究竟有哪些開源中文字型可以使用?


圖片截圖自:YouTube@Joeman-在影片裡使用新細明體竟然要付錢?小型網路創作者的困境!
昨日(27日),於YouTube上有逾百萬訂閱、台灣著名YouTuber Joeman 在其個人FB專頁發文指,最近收到署名為「威鋒數位」的信件,表示他的影片上使用的字型是侵權,要繳付費用,否則可能會探取法律行動。
Joeman表示,事件證實只要在有營利的影片中,使用「華康字型」及微軟(Microsoft)Windows內建字型「新細明體」與「標楷體」,均可能在數年後被追討版權費。除此之外,只要影片的封面或影片內有使用,而這些影片仍在Youtube架上,就必須每年繳交固定的費用。
「威鋒數位」過去名叫華康科技,是「華康少女體」、「華康中黑體」等字型的發行商,Windows內建的新細明體、標楷體亦是由「威鋒數位」開發並授權給Windows使用。據官網資料指,字型不能用於商業用途,若要用於商業行為須另外取得授權;而相關授權條件顯示,多媒體影音必須使用專業版,每年2萬4千元台幣,此價格可使用華康的幾乎所有字型
小型創作者發展空間受影響
Joeman為此事拍攝了一條影片分享,他提及在收到信件時,起初以為是詐騙集團,結果在網上搜尋後,發現對方真的是該字型開發商;而針對字型版權問題,Joeman在與數名Youtuber討論後,懷疑自己或是首位被要求繳交字型版權費的人。而為了影片的合法性,Joeman最後同意支付每年逾2萬元台幣的版權費。
最後,Joeman於影片中表示,希望版權公司不要向訂閱人數較少的小型創作者收費,或不要有追溯期,讓小型創作者有發展的空間事件於短短一日已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就在Joeman表示繳付版權費之後,部分Youtuber也留言指收到相關信件,甚至連訂閱人數較少的Youtuber也被追討版權費。

網民爭議聲不斷:把豬養肥再來殺
對於此事,不少網民留言指難以理解,「難不成以後都只能用手寫了嗎」、「根本就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的概念」、「我能明白使用者付費的道理,但我不懂,為何拖到今天才要跟這些創作者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