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週末話題】香港政府推動電子支付的困境和機遇


內地電子支付工具因為一輪又一輪的宣傳攻勢,在香港造成不少話題,過去不是十分流行的支付寶,甚至在蘋果手機的App Store內忽然變成下載量第一的軟件。電子支付貌似勢不可擋,但事實是否如此理想?


其實,今年初,香港發生了一個不太受公眾關注,卻可能十分重要的事。1月10日,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在立法會回覆議員質詢時表示,金管局正與業界合作,構建一個快速支付系統,全面連接銀行和儲值支付工具營運商。這是香港特區政府首次向社會發出信號——政府會促進電子支付的發展。


劉怡翔表示,即將建立的快速支付系統可以提供跨銀行即時轉帳、扣帳服務,以及商戶、客戶之間的支付服務和個人對個人的轉帳服務。為了促進儲值支付工具市場的發展,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和數個政府部門,正研究以先導方式讓市民以電子錢包繳交政府帳單。


同時,金管局也會訂立二維碼標準,使商戶能夠利用同一個二維碼,接受客戶透過不同儲值支付工具進行支付。9月份會公佈細節。


香港現有的電子支付系統


目前,香港的電子支付受到《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監管,共有13間註冊機構,其中較為知名的包括內地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和騰訊的微信支付;國際的PayPal;香港本地八達通的o! ePay、香港電訊的Tap&Go和TNG等。表面上林林總總,但除了八達通以外,普及率都不算太高。


在1997年,香港已經有主要用作支付車資的八達通。比1999年的上海公共交通卡;2001年的新加坡易通卡和2002年的台灣悠遊卡都早。如今,八達通已經將勢力擴張到各行各業,連鎖經營的商店基本上都接受使用八達通。


八達通依托地鐵而生,其中一個普及的原因是獨占香港的交通工具支付,學生希望申請地鐵乘車優惠,必須申請個人版的八達通,多年下來足令八達通人手一張。據八達通網站的介紹,目前相關市面流通的八達通卡已超過3,300萬張,遠超過香港常住人口,有99%的市民擁有八達通。


劉怡翔將電子支付分為商戶、客戶之間的支付服務和個人對個人的轉帳服務,即Business to Consumer(B2C)和Consumer to Consumer(C2C)。在B2C部份,藉著傳統及非接觸式信用卡、八達通、易辦事等方式的電子支付約佔港私人消費支出總額約六成,二維碼支付則是剛起步階段。


對電子支付的正反意見


對此,批發及零售界議員邵家輝批評政府「後知後覺」,認為以往本港八達通支付系統領先全球各地,但近年卻不及內地的二維碼支付發展。


《東方日報》的評論則認為,八達通是香港公共交通工具唯一接受的電子支付方式,香港政府是港鐵最大股東,理應推動,卻沒有推動港鐵支援更多類型的電子支付。擔憂香港不但在創新方面落後,連在應用新技術上也輸人一籌。


與上述觀點相反,不少香港評論熱議的不是如何發展電子支付,而是討論應否發展電子支付。其中包括對隱私和安全性的擔憂。甚至還有評論認為2017年第三季本港信用卡達1678.1萬張,以395.8萬的勞動人口計算,每人平均持有4.24張卡,認為「內地所謂的電子支付只是在沒有信用卡的環境下衍生出的『電子錢包』」。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前局長陳家強在今年1月7日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也表示:「香港好多人鐘意(喜歡)用八達通、信用卡,你話如果擺入手機到,係咪(是否)方便好多呢?我張卡仲(更)方便啦,我懷疑我呢個(這種)經驗,好多香港人都有,冇種(沒有一種)要推動你用手機支付誘因。」


這些說法很可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在互聯網時代,B2C和C2C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誠如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暉去年12月18日的《信報》文章所說:「由於入場門檻低,基本上任何人只要註冊一個賬號,就可以成為『商戶』,令國內很多人同時具備買家、賣家雙重身份」又因為國內人口基數極大,「微商」逐漸顛覆社會消費模式。


目前,政府透露出來的信息不多,難以評估。不過在正式推出快速支付系統之前,回顧一下目前香港面對的困境,對將來制定政策應有一定價值。無論是支付寶還是微信支付,都是擁有了大量用戶之後進行的增值服務,單純的電子支付平台,恐怕很難由零做起,在這方面,香港只有八達通可以作為比較。


香港電子支付的三大問題


首先,電子支付的硬件並不困難,尤其在智能手機相當普及的香港更不是問題。不過對於電子支付的概念卻還停留在B2C而不是C2C。


舉個例子,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雷鼎鳴去年11月6日,在出席一個研討會時曾表示,內地經濟、科技進步,生活比香港更方便,「叫雞(召妓)都可以拎部手機出嚟照(付款)」。這個說法帶來的道德和法律問題姑且不論,但在香港,卻有報刊評論員質疑,妓女無法申請到讀卡器(參考八達通的做法),因此不可能用電子支付。


此說想必會令內地讀者捧腹大笑,連有一定見識的評論員對電子支付的理解都如此落後,甚至不知道單憑二維碼就可以交易,一般市民對二維碼支付的熟悉度自然可想而知。政府訂立二維碼標準,無疑有一定的促進作用,但要達到類似八達通一般的普及,可能還需要業界或政府做更多的宣傳。


其次,香港的經驗說明,多客戶不代表多商戶會使用,即便八達通普及率達99%,因為手續費的關係,小型商戶不收八達通也十分普遍。如果行政費用太高,很難吸引商戶。


八達通需要商戶租用讀卡器並支付行政費,八達通官方網站沒有公佈具體金額,翻查媒體報導,八達通沒有劃一收費,按金約為1000元,月費約為450元,另加約1.7%交易手續費。至於新推出的二維碼支付方式O!ePay,雖然免卻了租用讀卡器費用,但商戶將錢由O!ePay轉賬到銀行依然要收取1.5%轉賬費。


在個人或微商方面,由O!ePay轉賬到銀行eBanking的手續費在5000元以下免費,5000元以上則為轉賬金額的0.5%。(TNG為1%、Tap & Go和八達通相同,內地1月8日後使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為0.1%,香港暫無資料會否跟隨)


另一個問題是交易限額,根據八達通官方網站的使用指南,O! ePay設有三種賬戶,預期最多人用的O!ePay Plus每日交易限額為10,000,年度交易限額則為100,000元。這個限額如果是個人消費可能足夠,但對於微商來說恐怕吸引力極低。況且C2C的付款,也需要在手機中擁有對方的電話號碼,向對方提出建立朋友關係的申請,在雙方完成確認之後才能交易,更會大大減少微商的使用意欲。


最後,電子支付的優勢在於方便快捷,如果不夠方便或者不夠快捷,都很難吸引商戶和用戶。八達通O!ePay更大的問題,或許是申請困難。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陳家豪在2016年接受訪問時,就以五關斬六將來形容申請程序,所需要的文件包括地址證明、身份證副本及其他個人資料,過程就需要3 個工作天內,而申請完之後也不能馬上使用,而是必須去銀行填寫紙本授權表格,才能進行戶口連結。


據八達通的官方網站顯示,目前依然大約需時兩星期以完成與銀行的直接付款授權設置,相比之下,微信只需要2至5個工作日。據使用過這個產品的博客透露,轉賬更需時三個工作天,加上申請eBanking及設定戶口轉賬上限等需要親身到銀行處理的事,足足用了13天才完成第一筆轉賬,可謂既不方便,又不快捷。


如果希望獲得後發優勢,由政府牽頭推動無可厚非,由跨銀行、即時轉帳、B2C和C2C等關鍵字來看,還算切中問題所在。香港市民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強,八達通的經驗足以證明這點。如果在監管上換上互聯網思維,真正考慮到用家的心態,香港相信很快能普及電子支付。


作為國際化的大都市,如果不僅內地的支付工具可以普及,也能令本地和國際公司獲得市場份額,則當然是更為理想的事情了。



https://www.litenews.hk/?p=49364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老當益壯?八旬翁酷愛打機 《Far Cry 5》已通關兩次

家住四川的83歲老翁楊炳林,已是一名20年資歷的『老玩家』。(圖片來源:觸樂網)
【香港輕新聞】提到打機,不少人都會認為是年輕人的喜好。但在四川有位八旬老翁,自20年前退休以來,每天除規律作息外,最大的娛樂竟是打各種主機遊戲。對於現時有成年人認為打機是玩物喪志,老人家就覺得遊戲「除了鍛煉智商增長見識,也能磨礪人的精神」,不僅自己玩,亦把兒子與外孫都培養成遊戲愛好者……
內地遊戲資訊網站「觸樂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對一位資深的「老玩家」的採訪:該玩家不僅體現在遊戲資歷的久遠,同樣也體現在該玩家今年83歲的高齡。據採訪報導,該位名叫楊炳林的老玩家居住在四川瀘州,平時大部分生活習慣與一般退休長者無異:早睡早起,注重飲食,每日有定時外出散步運動的習慣,每年還有至少兩次旅遊計劃。
但是除這些起居日常外,楊炳林每日還固定有3至6小時的打機時間。據他本人介紹,自己對遊戲感興趣始於自己剛退休的1998年,由於不再上班逐漸感到空虛,遂開始為自己生活「加碼」,先後發展出每日打乒乓球、打麻雀等愛好,之後又因個人喜好,將打麻雀替換成打機,「一開始是在街上看到很多年輕人在玩遊戲,看了以後感覺裡頭有很多文章……也不用工作了,腦子也沒用了,就打遊戲唄」,「放棄麻將是因為怕肺癌——每次麻將桌上總有人在食煙,對肺不好」。
據老人外孫介紹,自己從記事起,外公就在家裡用初代PlayStation打遊戲,當時外公愛玩的遊戲有《生化危機》、《恐龍危機》、《袋狼大進攻擊》等遊戲,於是外公便成了遠近皆知的「老頑童」。每逢周末,鄰居街坊有事無法照顧小孩時,都會拜託外公暫時看顧。
即使用遊戲手掣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操作也十分精準。(圖片來源:觸樂網)
每份通關的遊戲,老人家都會手寫通關日期標籤,精心保存碟片。(圖片來源:觸樂網)
由於兒時常與外公相伴,外孫也在耳濡目染中養成為了遊戲愛好者。楊炳林的兒子是暴雪著名線上遊戲的《魔獸世界》的常年玩家,外孫長大後也成為《CSGO》、《鬥陣特工》等FPS類型遊戲以及《Dota 2》的玩家。
楊炳林自言是日本Sony的忠實擁躉,在開始玩遊戲後陸續購入了Sony的PS、PS2、PS4以及微軟的Xbox 360等遊戲主機,而且緊追近年新遊戲發售的節奏,購買了不少諸如《盜墓者羅拉:崛起》、《刺客教條:大革命》、《刺客教條:起源》以及《極地戰嚎5》等3A級遊戲大作,由於十分喜愛《極地戰嚎5》這…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多圖】日本設計師神級「雙向字」 你能看懂幾個?

野村一晟為2017年日本舉辦的賽艇G1全日本王者決定賽設計的兩款海報:正反看完全兩個世界。(圖片來源網絡)【香港輕新聞】做平面設計時,較常使用的是畫面及圖片營造各種創意效果;但若花心思設計,簡單的漢字也能玩出十分優秀的創意。近日,日本字體設計師野村一晟為一項體育活動設計的海報在網絡爆紅,其秘訣在於:海報正着看與反轉180度後看,竟暗藏著兩條不一樣的信息,其中巧思令人拍案叫絕。
這組在網上熱傳的海報是2017年在日本舉辦的賽艇G1全日本王者決定賽,海報初看似乎並無特點:黑白底圖上印有明黃色的遒勁書法「挑戰」字樣;但若將海報上下調轉再看,原本的「挑戰」文字看起來竟變成了「勝利」字樣。同組另一款海報也採用了同樣設計,不同的是,畫面中正看的「最強」字樣,上下翻轉後則變成了「戰場」,瀟灑有力的書法加上言簡意賅的構思,其中精絕的創意令人驚嘆。
被網友評為「教科書式範本」的這組漢字設計,全出於一位名叫野村一晟的日本設計師之手。野村一晟目前是日本某高中美術科教師,畢業於富山大學藝文造型藝術系。實際上,這種雙向字體也是野村一晟的拿手絕技,在他為賽艇比賽製作的海報爆紅之後,網友陸續找出了野村一晟的其他雙向字作品,令不少網友看過後直呼「漢字成精」。
『空』與『海』(同時空海也是日本古代著名僧人)。(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勝』與『敗』。(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信長』&『本能寺』&『光秀』(日本歷史典故『本能寺之變』主要人物及地點)(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杜甫』與『李白』。(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水平翻轉的『楚』與『漢』;上下翻轉的『項羽』與『劉邦』(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努力』與『才能』(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