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來稿】溫仕文:外高加索危局 亞美尼亞如何在夾縫中前行(之二)


亞美尼亞總統謝爾日·薩爾基相成為總理,碰上由帕希尼揚(Nikol Pashinyan)領導的反對示威,馬上拖展強人本色。不料,警方試圖驅趕群眾不果,反過來激起民憤,令薩爾基相的政治優勢逆轉。及後,兩派領袖談判破裂,雙方膠著,直至士兵加入示威陣營,薩爾基相終於屈服,宣佈下台


亞美尼亞代總理代總理卡倫·卡拉佩特延。照片來自網絡。

亞美尼亞:政局未明


亞美尼亞目前的政局反映,薩爾基相的強勢只是局限於在黨內,沒有足夠的民心作為根基,最終失算。不過,推倒薩爾基相不等於打倒「建制」勢力。換言之,就算帕希尼揚能借助群眾力量而成為總理,除了有機會遇到其他同屬反對派的競爭對手挑戰之外,也需要面對固有勢力的反擊。


事實上,暫代總理卡倫·卡拉佩特延(Karen Karapetian)屬薩爾基相所領導的黨派,而屬於獨立黨派的總統阿爾緬·薩爾基相(Armen Sarkissian)也是其政治盟友。薩爾基相執政後一直拉攏國內政要與商家,所以國會內不少成員是謝爾日·薩爾基相的親信。國會內雖然存有反對派,但是大多數反對派議員都是「配角」,一般不會正面挑戰薩爾基相。所以,薩爾基相若干年後重出江湖,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蘇聯解體後,獨聯體地區長達十年(部分地區甚至更長)的經濟困境及社會動蕩,仍是當地民眾揮之不去的夢魘。這記億與2000年以來,該地區人民普遍較接受集權但能帶來穩定的政治強人不無關係。圖為當年人民變賣貴重物品糊口的情況,照片來自網絡。

阿塞拜疆:總統家族順利掌權


同時間,鄰國兼敵人阿塞拜疆在4月11日完成選舉,現任總統蓋達爾·阿利耶夫(Ilham Aliyev)順利連任。儘管有人投訴投票過程不公平,但是結果公佈後,國內只有零星反對集會,沒有大規模的反對行動「助慶」,可說風平浪靜。


阿利耶夫繼承父親的寶座,於2003年上任至今已經是第四屆當選。與薩爾基相一樣,阿利耶夫一直為集權作出準備:在2009年,阿塞拜疆改革了總統制,從此總統再沒有續任的次數限制;2016年阿塞拜疆通過法例,把總統任期延長至7年。去年,阿利耶夫設立新增第一副總統一職,並委任妻子梅赫麗班·阿利耶娃(Mehriban Aliyeva)擔任這個新職位,而同時間第二副總統一職空了出來。反對派指責阿利耶夫打算把職位留給兒子,鞏固家族政權


兩位同是高加索地區的政治強人,同樣踏上集權之路,為什麼結果會有這麼大的分別呢?與其說天意弄人,不如看看阿塞拜疆過去如何透過經濟實力打擊亞美尼亞。


亞美尼亞:寸步難移


前文提到薩爾基相上任後,正值經濟低迷。亞美尼亞原本打算與歐盟合作,但最後加入了歐亞經濟聯盟(EAEU),結果有得有失。首先看看好的方面:俄羅斯的資金援助、較低的價格入口俄羅斯的天然氣、對俄國的出口大幅上升。然而,雖然經濟走出低谷,但是亞美尼亞沒有真正改革經濟,結果也需要付出代價:國內重要的產業需要交由俄羅斯接管;出口貨物以礦產和食物為主,極受市場需求的變化影響;失業率約20%,國內貧窮人口自2012年起維持約30%左右


政治關係也一直影響國內經濟: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和土耳其的關係依舊惡劣,局限其對外貿易的發展,變相令亞美尼亞極度依賴俄羅斯;當歐美制裁俄羅斯時,亞美尼亞的經濟也受到衝擊


阿塞拜疆經濟雖因油價、盧布大幅貶值及俄國經濟困境而在15-16年頓見困難,但17年已恢復平穩,預期還會繼續有較大幅度增長。資料是亞國的個人購買力平均(PPP)的變化,來自CEIC。

阿塞拜疆:王牌在手


阿塞拜疆的優勢,在於經濟方面手握傳統王牌:石油。自1991年獨立後,阿塞拜疆也曾經跌跌撞撞,更因為與亞美尼亞交戰失利而面對嚴峻的經濟問題。近年,阿塞拜疆依靠出口石油和天然氣,賺了大錢。2004至2014年這10年間,經濟增長平均達13%,貧窮人口由2000年的總人口50%跌至去年的5%。經濟明顯改善,為阿利耶夫帶來更穩固的政治支持。雖然阿利耶夫家族掌政多年,對反對派的監管也相當嚴厲,但是不少阿塞拜疆人民對於經濟改善已經感到滿足,亦希望政局持續穩定


二戰前,巴庫油田(無論是陸上油田還是裏海海相油田)是世界最大油田,也是蘇聯一五、二五(即第一次及第二次五年計劃)經濟奇跡的重要保障。照片來自網絡。

不過,天然資源始終有限,不能永遠開採,過分依賴石油出口亦帶來問題:2016年油價下跌令GDP 收縮。阿利耶夫深知國家需要發展多元經濟,近年也積極發展其他產業發展,如農業出口、物流、旅遊等等。鐵路發展亦成為阿塞拜疆未來發展的核心:連接巴庫(阿塞拜疆首都)和土耳其卡爾斯(Kars)的鐵路,能夠通往巴爾干半島進入歐洲。中國正在積極開發的一帶一路,將有機會以巴庫為樞紐,亦即是說,阿塞拜疆在中國與歐洲的貿易線中將會擔當更重要的角色。


2012年3月,普京與阿利耶夫及當時仍是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委中精神領袖哈梅內伊代表的魯哈尼進行三邊會談。一年後,魯哈尼成為伊朗總統。照片來自網絡。

阿塞拜疆深明錢財帶來權力的道理,除了鐵路以外,也充分利用對外的項目投資來打擊亞美尼亞:亞美尼亞嘗試與其他周邊國家如伊朗尋求貿易機會時,阿塞拜疆馬上出擊,千方百計限制亞美尼亞的發展機會。即使是EAEU也不能保護亞美尼亞的利益:阿塞拜疆雖然沒有加入EAEU,但是EAEU成員國(亞美尼亞除外)最近都接受了阿塞拜疆的投資。可見,亞美尼亞即使身為EAEU的一份子,阿塞拜疆仍然可以「耍手段」孤立她。


阿塞拜疆是伊斯蘭教什葉派教徒為主的世俗國家,卻有外高加索地區最豐富的石油資源、中東北部/南俄/外高加索地區最大金融中心,以及南俄地區石油運輸要衝(巴庫-第比里斯-傑伊漢油管),戰略形勢十分優越。種族、宗教迴異,以及歷史仇恨,令阿塞拜疆必然以其經貿實力拑制亞美尼亞的發展。照片為巴庫市的夜景,來自英文維基。

經濟實力帶來外交和軍事優勢
面對阿塞拜疆的經濟壓迫,亞美尼亞向強國求助有用嗎?對歐美而言,阿塞拜疆是全球石油市場中一隻重要棋子;部分歐洲國家(如德國和意大利)也有進口阿塞拜疆的的能源,自然不希望高加索陷入混亂,也不想阿塞拜疆不高興了。


至於俄羅斯,高加索地區接壤俄羅斯領土,難免需要介入高加索各國,處理較為棘手的問題。自從2008年俄羅斯與格魯吉亞開戰後,阿塞拜疆成為保持高加索地區穩定的合作伙伴。俄羅斯與亞美尼亞雖然是戰略盟友(同屬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簡稱CSTO),但是俄羅斯堅持向阿塞拜疆出口武器,確保兩國軍力上維持平衡


相對於阿塞拜疆,亞美尼亞陸軍坦克及砲兵裝備無論在質與量上都不是其對手。圖為阿塞拜疆的T-90S坦克,亞國的T-72M雖老,但亦裝備了以色列的升級套件。照片來自網烙。

不過,最令亞美尼亞擔心的始終是,經濟利益大大提升了阿塞拜疆軍事方面的發展:阿塞拜疆政府近來大量買入外國武器,包括白俄羅斯的SU-25攻擊機、T-72M1坦克、烏克蘭的MiG-29戰鬥機、Mi-24G直昇機(多是他們軍隊養不起的舊貨翻新)、以色列製的UAV、雷達及導彈系統等。


明顯地,歐美和俄羅斯雙方在高加索地區的戰略基本一致,不希望阿塞拜疆政局不穩或失控,所以每當外國調停兩國衝突時,大家寧可維持現狀,也不願意偏幫任何一方。


亞美尼亞可以說是內外受困,孤立無援:國民生活指數低下,矛頭指向政府,削弱薩爾基相的管治威信;外交層面上,目前亞美尼亞難以突圍,故只能繼續挨打。長遠而言,受到孤立的亞美尼亞甚至有可能要屈服,放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以換取經濟發展機會。


雖然阿塞拜疆國內並非沒有民怨,但她在經濟和外交上領先亞美尼亞,是鐵一般的事實。亞美尼亞下任領導人,有否足夠的智慧和能力幫助國家擺脫困境呢?


【來稿】溫仕文:薩爾基相集權路 亞美尼亞如何在夾縫中前行?




https://www.litenews.hk/?p=50301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老當益壯?八旬翁酷愛打機 《Far Cry 5》已通關兩次

家住四川的83歲老翁楊炳林,已是一名20年資歷的『老玩家』。(圖片來源:觸樂網)
【香港輕新聞】提到打機,不少人都會認為是年輕人的喜好。但在四川有位八旬老翁,自20年前退休以來,每天除規律作息外,最大的娛樂竟是打各種主機遊戲。對於現時有成年人認為打機是玩物喪志,老人家就覺得遊戲「除了鍛煉智商增長見識,也能磨礪人的精神」,不僅自己玩,亦把兒子與外孫都培養成遊戲愛好者……
內地遊戲資訊網站「觸樂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對一位資深的「老玩家」的採訪:該玩家不僅體現在遊戲資歷的久遠,同樣也體現在該玩家今年83歲的高齡。據採訪報導,該位名叫楊炳林的老玩家居住在四川瀘州,平時大部分生活習慣與一般退休長者無異:早睡早起,注重飲食,每日有定時外出散步運動的習慣,每年還有至少兩次旅遊計劃。
但是除這些起居日常外,楊炳林每日還固定有3至6小時的打機時間。據他本人介紹,自己對遊戲感興趣始於自己剛退休的1998年,由於不再上班逐漸感到空虛,遂開始為自己生活「加碼」,先後發展出每日打乒乓球、打麻雀等愛好,之後又因個人喜好,將打麻雀替換成打機,「一開始是在街上看到很多年輕人在玩遊戲,看了以後感覺裡頭有很多文章……也不用工作了,腦子也沒用了,就打遊戲唄」,「放棄麻將是因為怕肺癌——每次麻將桌上總有人在食煙,對肺不好」。
據老人外孫介紹,自己從記事起,外公就在家裡用初代PlayStation打遊戲,當時外公愛玩的遊戲有《生化危機》、《恐龍危機》、《袋狼大進攻擊》等遊戲,於是外公便成了遠近皆知的「老頑童」。每逢周末,鄰居街坊有事無法照顧小孩時,都會拜託外公暫時看顧。
即使用遊戲手掣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操作也十分精準。(圖片來源:觸樂網)
每份通關的遊戲,老人家都會手寫通關日期標籤,精心保存碟片。(圖片來源:觸樂網)
由於兒時常與外公相伴,外孫也在耳濡目染中養成為了遊戲愛好者。楊炳林的兒子是暴雪著名線上遊戲的《魔獸世界》的常年玩家,外孫長大後也成為《CSGO》、《鬥陣特工》等FPS類型遊戲以及《Dota 2》的玩家。
楊炳林自言是日本Sony的忠實擁躉,在開始玩遊戲後陸續購入了Sony的PS、PS2、PS4以及微軟的Xbox 360等遊戲主機,而且緊追近年新遊戲發售的節奏,購買了不少諸如《盜墓者羅拉:崛起》、《刺客教條:大革命》、《刺客教條:起源》以及《極地戰嚎5》等3A級遊戲大作,由於十分喜愛《極地戰嚎5》這…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用「新細明體」原來係侵權?台灣YouTuber爆被追收版權費

【香港輕新聞】近日,台灣著名YouTuber「Joeman」表示字型發行商開始對YouTuber收取華康體系的字體版權費,即使用電腦內建的「新細明體」或「標楷體」亦可能會被追繳費用,提醒民小心侵權。事件隨即引起討論,有人形容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究竟有哪些開源中文字型可以使用?


圖片截圖自:YouTube@Joeman-在影片裡使用新細明體竟然要付錢?小型網路創作者的困境!
昨日(27日),於YouTube上有逾百萬訂閱、台灣著名YouTuber Joeman 在其個人FB專頁發文指,最近收到署名為「威鋒數位」的信件,表示他的影片上使用的字型是侵權,要繳付費用,否則可能會探取法律行動。
Joeman表示,事件證實只要在有營利的影片中,使用「華康字型」及微軟(Microsoft)Windows內建字型「新細明體」與「標楷體」,均可能在數年後被追討版權費。除此之外,只要影片的封面或影片內有使用,而這些影片仍在Youtube架上,就必須每年繳交固定的費用。
「威鋒數位」過去名叫華康科技,是「華康少女體」、「華康中黑體」等字型的發行商,Windows內建的新細明體、標楷體亦是由「威鋒數位」開發並授權給Windows使用。據官網資料指,字型不能用於商業用途,若要用於商業行為須另外取得授權;而相關授權條件顯示,多媒體影音必須使用專業版,每年2萬4千元台幣,此價格可使用華康的幾乎所有字型
小型創作者發展空間受影響
Joeman為此事拍攝了一條影片分享,他提及在收到信件時,起初以為是詐騙集團,結果在網上搜尋後,發現對方真的是該字型開發商;而針對字型版權問題,Joeman在與數名Youtuber討論後,懷疑自己或是首位被要求繳交字型版權費的人。而為了影片的合法性,Joeman最後同意支付每年逾2萬元台幣的版權費。
最後,Joeman於影片中表示,希望版權公司不要向訂閱人數較少的小型創作者收費,或不要有追溯期,讓小型創作者有發展的空間事件於短短一日已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就在Joeman表示繳付版權費之後,部分Youtuber也留言指收到相關信件,甚至連訂閱人數較少的Youtuber也被追討版權費。

網民爭議聲不斷:把豬養肥再來殺
對於此事,不少網民留言指難以理解,「難不成以後都只能用手寫了嗎」、「根本就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的概念」、「我能明白使用者付費的道理,但我不懂,為何拖到今天才要跟這些創作者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