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軍事博評】呂琪:《艦船知識》上的以色列軍工廣告是怎麼回事?

中國早期的基本主要軍事類雜誌。(圖片來源網絡)

 


最近網上有一篇關於中國59式坦克的文章十分熱門,文章詳細講述了中國這幾十年對59式坦克改進歷程,包括中國自己研發的型號以及和國外合作改進的型號。其實,此文不僅講述了59式坦克的演進過程,還包含了中國軍工業走向市場化和國際化的過程。


很久以來,中國的軍工產業都是標准的國家計劃經濟產物。1954年,在蘇聯援建的「一五六項目」幫助下完成了武器國產化後,很長時間內中國的武器生產都是國家按照自己的需求來安排,也很少有真正意義上的軍火外貿。雖然中國的武器裝備稱得上物美價廉,但是很長時間裡中國很少通過軍火貿易來賺錢,1970年代以前,中國的對外軍火基本都是以援助第三世界和兄弟國家的名義出口的,甚至可以說是「半賣半送」的。


那時候中國基本沒有出售軍火的概念,亞非拉不少國家都接受過中國的軍火饋贈。而且當時中國的軍火基本按照自身的需求研制,最多就是按照對方的要求改進一下某種武器,很少有針對國外用戶專門生產的某種武器。但也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改變並影響中國軍工生產和銷售格局的幾件事就發生在1980年代初。


阿富汗戰爭


1979年12月,蘇聯發動了入侵阿富汗的戰爭,戰爭爆發後美國出於打擊蘇聯的需求開始援助阿富汗,大力支持阿富汗境內的各種反蘇武裝。此時又恰值中美蜜月期,而中國也面臨著蘇聯的軍事威脅。於是中美兩國在這個問題上很快就達成了一致。


但鑒於當時的情況,雙方又不便出面,最後達成的協議是:美國負責選擇和培訓阿富汗游擊隊,中國負責提供武器裝備。由於中國生產的也是蘇系武器,物美價廉操作方便,很適合阿富汗游擊隊使用;況且中國本身亦和阿富汗接壤,阿富汗反蘇武裝的境外培訓基地又設在和中國關系最好的巴基斯坦境內。


於是美國出錢購買了大批的中國產的裝備例如:五六式沖鋒槍、40火箭筒、107火箭炮等等,由中國交付給巴基斯坦,再由巴方負責把裝備運送給美方選定的阿富汗反蘇武裝。美國購買軍火出手也相當的大方,沒有討價還價,按照中國的開價直接付錢,這也讓中國第一次嘗到了軍火貿易的甜頭,打開了中國軍火貿易的一扇窗戶。


兩伊戰爭


若說阿富汗戰爭讓中國軍工企業第一次嘗到了甜頭,那麼兩伊戰爭則是中國軍工企業在大放異彩的一次。1980年9月22日伊朗和伊拉克爆發戰爭,由於雙方旗鼓相當,戰爭很快就進入了相持消耗。當時的伊朗和伊拉克雖然都是盛產石油的富裕國家,但其國內的軍工體系並不完善,很多武器依賴進口。而歐美西方國家一來武器昂貴,二來由於聯合國的制裁議案,很多國家都對這兩國進行了軍火禁運。特別是伊朗,由於伊斯蘭革命和美國人質事件,歐美更是保持了對它的高壓制裁。


兩國為了戰爭的勝利,都急需大量的軍火和裝備,於是兩國最後的目光都投向了東方。當時中國改革開放剛起步,一切都以經濟建設為主,很多軍工企業逐漸接不到國內的訂單;而此時國內軍工產業又急需找到國產武器的出口方向,以彌補國內訂單的不足。就是這樣一種情況下,兩伊開始陸陸續續進口中國裝備,購買了大量的反艦導彈、防空導彈、反坦克導彈和坦克。


其實兩伊雙方之所以選擇中國的武器裝備,首先也是因為中國的武器裝備性價比較高。雖然沒有歐美國家的先進,但大都是經過戰爭檢驗的成熟武器,操作起來也相對簡單,對於陷入消耗戰的兩伊來說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其次,中國當年因為面對蘇聯威脅,國內一直處在備戰狀態,所以有較多的庫存,還有強大的生產能力,足以滿足兩伊雙方在戰爭中的消耗。


戰後有人統計,在八年中,單是伊拉克一國從中國進口的各類導彈就達3000多枚,坦克裝甲4000多輛;其中僅僅是中國的617一個廠出口坦克便掙了10億多美元。就是依靠兩伊戰爭,中國軍工企業都創造了不小的利潤價值。在這期間還有過一件趣事:當時國內有一次在同一時間同一個廠裡同時接待兩伊雙方的代表——想象一下兩個在戰場上劍拔弩張的死敵,在一起買軍事裝備,這個情節堪比尼古拉斯基治的電影《軍火之王》(Lord of War)。



軍事合作


上面提到的是兩場讓中國軍事裝備進入國際軍貿市場的事,那麼中國的軍工技術引進又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除了蘇聯援助的「一五六」工程,其它國家的技術又從何而來?有兩件事可以說明這個過程。


其一,玩具模型裏走出來的核潛艇。中國的「核潛艇之父」黃旭華曾經說過一件事:1960年代中國開始研制核潛艇的時候,他們根本不知道核潛艇是什麼樣的。當時中蘇之間已經產生矛盾,中國絕無可能從蘇聯獲得核潛艇技術;當時西方國家也對中國搞禁運。所幸1964年中法建交,當時由上級部門通過中國駐法大使館在法國采購了不少核潛艇的玩具和模型,再由國內的研究所根據這些簡陋的東西來逐步摸索,最後確定第一艘國產核潛艇近似水滴結構的外型。可見早期中國軍工產品跟國外合作的幾近於無。


其二,上門服務的猶太人。1980年代改革開放後,中國和外國尤其是西方國家開始了越來越多的交流。但是歐美等國限於巴黎統籌委員會(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Multilateral Export Controls)的限制,1950年由美國發起宗旨,執行對社會主義國家的禁運政策。禁運產品有三大類,包括軍事武器裝備、尖端技術產品和戰略產品。因此盡管是所謂的蜜月期,對中國的軍事援助和技術輸出還是有一定的限制。


但正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有一個不受巴黎統籌委員會限制且軍事技術先進的國家很願意和中國進行這種交流,這就是以色列。


但是早期中以之間沒有外交關系,雙方沒有高層的來往。不過,猶太人做生意確有一套「沒有人脈關系就自己去建」的法則,以前中國內地公開發行的軍事雜誌只有三種:《軍事知識》、《航空知識》和《艦船知識》。精明的猶太人就找到這三家雜誌社,直接承包了三家雜誌社的封底廣告。不過當時中國軍工部門看這類雜誌的人很少,以色列人有近半年時間未等來中國軍工的回應。偶爾的一次機會裡,中國軍工裝備部的一個領導無意中翻閱其中的一本雜誌,發現了以色列人的廣告。於是中以兩國的軍工就此搭橋,再往後就是大家熟知的「怪蛇」導彈、殲十戰鬥機、預警機等等項目的誕生。


筆者當年也買過這些雜誌,很清楚記得以色列拉斐爾公司曾做過關於空空導彈的廣告。當然,中以之間除了軍工以外還有農業合作,現在中國西北地區廣泛流行的「滴灌種植法」也是來自以色列。


到現在,中國的出口軍事裝備既有像59坦克這樣改裝的老裝備、也有梟龍戰鬥機這樣的新裝備。中國的軍貿發展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一樣,都是在不斷的學習中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方向。


從以色列引進的農作物滴灌種植技術(圖片來源網絡)
https://www.litenews.hk/?p=50281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老當益壯?八旬翁酷愛打機 《Far Cry 5》已通關兩次

家住四川的83歲老翁楊炳林,已是一名20年資歷的『老玩家』。(圖片來源:觸樂網)
【香港輕新聞】提到打機,不少人都會認為是年輕人的喜好。但在四川有位八旬老翁,自20年前退休以來,每天除規律作息外,最大的娛樂竟是打各種主機遊戲。對於現時有成年人認為打機是玩物喪志,老人家就覺得遊戲「除了鍛煉智商增長見識,也能磨礪人的精神」,不僅自己玩,亦把兒子與外孫都培養成遊戲愛好者……
內地遊戲資訊網站「觸樂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對一位資深的「老玩家」的採訪:該玩家不僅體現在遊戲資歷的久遠,同樣也體現在該玩家今年83歲的高齡。據採訪報導,該位名叫楊炳林的老玩家居住在四川瀘州,平時大部分生活習慣與一般退休長者無異:早睡早起,注重飲食,每日有定時外出散步運動的習慣,每年還有至少兩次旅遊計劃。
但是除這些起居日常外,楊炳林每日還固定有3至6小時的打機時間。據他本人介紹,自己對遊戲感興趣始於自己剛退休的1998年,由於不再上班逐漸感到空虛,遂開始為自己生活「加碼」,先後發展出每日打乒乓球、打麻雀等愛好,之後又因個人喜好,將打麻雀替換成打機,「一開始是在街上看到很多年輕人在玩遊戲,看了以後感覺裡頭有很多文章……也不用工作了,腦子也沒用了,就打遊戲唄」,「放棄麻將是因為怕肺癌——每次麻將桌上總有人在食煙,對肺不好」。
據老人外孫介紹,自己從記事起,外公就在家裡用初代PlayStation打遊戲,當時外公愛玩的遊戲有《生化危機》、《恐龍危機》、《袋狼大進攻擊》等遊戲,於是外公便成了遠近皆知的「老頑童」。每逢周末,鄰居街坊有事無法照顧小孩時,都會拜託外公暫時看顧。
即使用遊戲手掣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操作也十分精準。(圖片來源:觸樂網)
每份通關的遊戲,老人家都會手寫通關日期標籤,精心保存碟片。(圖片來源:觸樂網)
由於兒時常與外公相伴,外孫也在耳濡目染中養成為了遊戲愛好者。楊炳林的兒子是暴雪著名線上遊戲的《魔獸世界》的常年玩家,外孫長大後也成為《CSGO》、《鬥陣特工》等FPS類型遊戲以及《Dota 2》的玩家。
楊炳林自言是日本Sony的忠實擁躉,在開始玩遊戲後陸續購入了Sony的PS、PS2、PS4以及微軟的Xbox 360等遊戲主機,而且緊追近年新遊戲發售的節奏,購買了不少諸如《盜墓者羅拉:崛起》、《刺客教條:大革命》、《刺客教條:起源》以及《極地戰嚎5》等3A級遊戲大作,由於十分喜愛《極地戰嚎5》這…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多圖】日本設計師神級「雙向字」 你能看懂幾個?

野村一晟為2017年日本舉辦的賽艇G1全日本王者決定賽設計的兩款海報:正反看完全兩個世界。(圖片來源網絡)【香港輕新聞】做平面設計時,較常使用的是畫面及圖片營造各種創意效果;但若花心思設計,簡單的漢字也能玩出十分優秀的創意。近日,日本字體設計師野村一晟為一項體育活動設計的海報在網絡爆紅,其秘訣在於:海報正着看與反轉180度後看,竟暗藏著兩條不一樣的信息,其中巧思令人拍案叫絕。
這組在網上熱傳的海報是2017年在日本舉辦的賽艇G1全日本王者決定賽,海報初看似乎並無特點:黑白底圖上印有明黃色的遒勁書法「挑戰」字樣;但若將海報上下調轉再看,原本的「挑戰」文字看起來竟變成了「勝利」字樣。同組另一款海報也採用了同樣設計,不同的是,畫面中正看的「最強」字樣,上下翻轉後則變成了「戰場」,瀟灑有力的書法加上言簡意賅的構思,其中精絕的創意令人驚嘆。
被網友評為「教科書式範本」的這組漢字設計,全出於一位名叫野村一晟的日本設計師之手。野村一晟目前是日本某高中美術科教師,畢業於富山大學藝文造型藝術系。實際上,這種雙向字體也是野村一晟的拿手絕技,在他為賽艇比賽製作的海報爆紅之後,網友陸續找出了野村一晟的其他雙向字作品,令不少網友看過後直呼「漢字成精」。
『空』與『海』(同時空海也是日本古代著名僧人)。(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勝』與『敗』。(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信長』&『本能寺』&『光秀』(日本歷史典故『本能寺之變』主要人物及地點)(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杜甫』與『李白』。(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水平翻轉的『楚』與『漢』;上下翻轉的『項羽』與『劉邦』(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a)『努力』與『才能』(圖片來源:twitter@IsseiNo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