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軍事博評】呂琪:算法戰——美軍拉開AI戰爭的序幕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是研究、開發用於模擬、延伸和擴展人的智能的理論、方法、技術及應用系統的一門新的技術科學。同名電影是2001年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拍攝發行,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科幻類電影。到2016年,由谷歌(Google)旗下DeepMind公司戴密斯·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領銜的團隊開發的阿爾法圍棋(AlphaGo)接連戰勝李世石、柯潔兩位世界頂尖的圍棋高手,成為第一個戰勝圍棋世界冠軍的人工智能機器人。


一時之間「人工智能」這個概念成為了熱門,各種關於人工智能的產品和概念紛紛湧現,運用在軍事上的各種概念更是層出不窮。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沃克(Robert Orton Work)更提出「算法戰」(或稱戰爭演算法)這一全新的模式,並且在2017年4月26日(他離職前三個月)親自簽署關於成立「算法戰跨職能小組」的備忘錄,旨在將機器學習和其他尖端計算機技術整合到美國軍事武器和情報系統中,以提高情報處理能力。


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沃克(Robert Orton Work)。(圖片來源網絡)

這是否意味著,人工智能模式的戰爭今後即將開啟?不過可能很多讀者心存疑問:什麼是算法戰?AI加入的戰爭又具備哪些特點?


智能識別


我們知道戰場感知是作戰行動的前提,通俗的說法就是「要知道敵人在哪裏仗才能打」。作戰時,按照技術性能和作戰需求,將己方在不同空間(海陸空天)、不同工作頻域的各種偵察手段和裝備進行優化整合,務求做到高效、智能和集成,避免出現以往各個不同渠道的信息之間沒有交流,導致重要情報被耽誤和疏忽的情況。同時集中各方面的信息,統一使用現在的高速計算機等先進手段也利於快速分析情報。


舉個例子:2017年美國密蘇里大學的一個技術團隊和美國軍方合作,使用該團隊開發的一種人工智能算法,對中國東南地區相當於福建省大小的一塊區域進行圖片分析,他們的目標是該區域內解放軍的防空導彈陣地。防空導彈陣地的布置都是有一定模式可循的,例如他們的陣地大都呈星型、擁有4或者5組發射架,圍繞著中心的指揮車、雷達車、供電車等來配置。


過往美軍的情報研判人員在人工判讀這類衛星圖片的時候,單是要看完所有圖片到至少需要60個小時。而使用該團隊開發的這款軟件後,僅僅45分鐘就能在圖片上找到90個防空陣地,效率之快讓美軍方大為贊歎。此事也對中國軍隊的陣地偽裝技術提出了新的考驗和要求。由此可見,智能識別對於掌握戰爭態勢,特別是對於掌握錯綜複雜的實時戰場態勢有著無比巨大的優勢。


防空導彈陣地衛星圖。(圖片來源網絡)

 


防空導彈陣地衛星圖。(圖片來源網絡)

智能學習


「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是一句老生常談,每一個能征善戰的優秀士兵都是從菜鳥一步步在實戰中鍛煉出來的。那麼,人工智能的年代要怎樣從戰爭中學習呢?


不知大家是否看過一部2005年的美國電影《智能殺機》(“Stealth”)——這是由Rob·Cohen執導的一部現代科幻電影,講述美國海軍加載在一部球形量子計算機中的人工智能「艾迪(EDI)」的故事。片中的智能機器人「艾迪」在一次意外中被激活了自我學習的功能,隨後就一發不可收拾,成長為一架完美的戰爭機器。


2005年的美國電影《智能殺機》(“Stealth”)——這是由Rob·Cohen執導的一部現代科幻電影,講述美國海軍加載在一部球形量子計算機中的人工智能「艾迪(EDI)」的故事。(圖片來源網絡)

 


在現實中,戰鬥模擬器也已存在許久。各國軍隊在平時的演習和訓練中都會使用各種的模擬器。像是現在被各國廣泛採納的「飛行模擬器(Flight Simulator)」就是通過模擬飛行器飛行,用來訓練各級飛行員的。此外,如模擬飛機、導彈、衛星、宇宙飛船等飛行的裝置,都可稱之為飛行模擬器。


在人們過往印象中,這類飛行模擬器主要用於訓練飛行員飛行技巧。後來,隨著計算機網絡的發展,這類模擬器之間實現了聯網,於是很多飛行員開始使用多部飛行模擬器進行相互的模擬空戰訓練。不過這類模擬器一直給人一種「高級玩具」般的觀感,在和人的對抗中這類機器基本都是完敗的。但是,2016年美國辛辛那提大學和美國空軍聯合開發了一個叫做「Alpha AI」的飛行員系統,開始顛覆了軍方對於這類模擬器的原有看法。


首先Alpha AI問世後,擊敗了美國軍方原有的各種飛行模擬器,而且是完虐。後來美軍派出了真人飛行員,美國空軍空戰專家基納·李上校來測試一下Alpha AI的真實水平。結果Alpha AI展現出在處理大規模複雜情況下智能系統所具有的強大學習能力,用基納·李上校的話來說,「每一次模擬空戰後都能感覺到Alpha AI的能力會更強」。


Alpha AI在空中格鬥中具有更快的基於態勢智能感知的戰術計劃速度,可以比人類飛行員快約250倍。即使在模擬過程中,研究人員故意限制Alpha AI所配置的武器系統能力,使其處於劣勢,它仍然能夠最終擊敗人類飛行員。最後在和Alpha AI空戰後,基納·李上校表示輸得心服口服。而美國軍方對於Alpha AI的學習能力給出了很高的評價。


空戰模擬器。(圖片來源網絡)


智能反饋


戰場上的形勢千變萬化,戰場指揮官需要對戰場上隨時發生的各種情況作出正確的判斷和處理。過去,主要是靠指揮官自己的經驗和參謀部裏一眾參謀的建議,但很多時候並不一定能做出最佳決策。以前有句俗語叫做:「戰場上比的不是誰更聰明,比的是誰更少犯錯。」為此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的「深綠(Deep Green)」項目正在為美國陸軍和海軍的指揮員及參謀人員開發一個自動化決策支持系統。通過幫助指揮員在關鍵時刻迅速做出決策,該系統將使他們保持先於敵軍的命令循環的優勢。


這個項目希望能開發一個自動化決策支持系統,來幫助指揮員迅速做出決策並生成可選方案,替換原來「偵查——定位——決策——行動」的循環。該系統包含有:「指揮員夥伴(Commander’s Associate)」,「閃電戰(Blitzkrieg)」和「水晶球(Crystal Ball)」三個組件分別負責不同的任務。


其中,「指揮員夥伴」是讓指揮員在監視器上畫出一項行動的過程,就像在紙上寫畫一樣,由計算機理解這種繪圖,並生成對未來結果的預測。「閃電戰」則負責接收為同盟部隊和中立部隊生成的計劃和方案並對未來所有的可能結果進行建模和評估。「水晶球」則控制著「閃電戰」的生成規則,並且監視從正在進行的行動中輸入的數據,同時更新與可能的未來期望相關聯的可能性准則。目前,美軍對於這一系統還在進一步評估和測試中,不過美軍對該系統的表現總體仍然滿意。


羅伯特·沃克以善於創新、富有遠見而聞名,此公一直致力推動美國的第三次抵消戰略而被美國不少媒體認為是美國新一代的戰略大師。目前看來,「算法戰」和以往美軍推行的「海天一體」、「從海到陸」、「立體火力打擊圈」等等作戰模式不一樣。它並不是一種作戰方式,更像是一種作戰思想,強調的是「算法」在今後戰爭中的作用。不過,至於這一形式到底成不成功,我們還是交給時間來檢驗吧。



https://www.litenews.hk/?p=57839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旅遊】馬來西亞奇怪食材:青龍菜(四)

筆者在馬來西亞太平市的幾家餐廳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蔬菜——當地人稱「青龍菜」。聽說只有怡保附近的金馬侖山上才有栽種,是一名劉姓退休的農業科學家近年才新培育成功的。青龍菜顏色淺綠,外觀似韭菜,口味也接近韭菜或青蒜,不過氣味淡一點,口感更爽嫩。
此蔬在當地餐廳總是與綠豆芽同炒,不過,在太平的菜市場要轉一大圈,才看見一個攤檔有售。包裝很精致,300克一扎,賣4馬幣,若不加點豆芽還真炒不成一碟。上網才知道青龍菜屬於高貴菜,在馬來西亞其他地區要賣十元一扎,在當地是貴價蔬菜了。
青龍菜炒豆芽(筆者供圖)新鮮的青龍菜(筆者供圖)至於說搭配奇特的食物,筆者首推「豆芽雞」。初聞菜名,實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樣的做法,在當地小有名氣的某餐廳點的豆芽雞:端上桌兩個盤子,一盤白切雞,一盤炒綠豆芽。雞自然是放養的走地雞,豆芽也長得矮胖喜人——但分明是兩碟菜,不明白它們之間有什麼巧妙和關聯。
還有一碟深色的食物,有人介紹是水果沙拉。滿腹狐疑地試上一口,果然是水果,但用醬油炒過了,還撒上花生碎,也算是個罕見的搭配。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的菜市場乾淨整潔,菜場樓上設有大排檔,當地人在這裏解決早午晚三餐。至於這裡的小吃,品種融合了當地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的各類特色:肉骨茶、印度飛餅、炒貴刁,丸子湯、河粉條、珍多冰 ……與香港吃慣的口味都有少許不同,但不算太驚喜。
但是,有一款非常簡單的早餐「面包蛋」,令人印象深刻,做法也很簡單:生雞蛋兩個,破殼打在咖啡杯裏,連杯子一起蓋在滾水裏十分鐘,至蛋白半凝結,隨自己口味加胡椒粉和醬油,用烘脆的面包蘸蛋液吃。天天見慣見熟的面包和雞蛋,這樣配搭的吃法很有驚喜。
北馬當地特色菜『豆芽雞』。(筆者供圖)北馬特色小菜『炒水果』。(筆者供圖)北馬當地特色早餐『麵包蛋』。(筆者供圖)

老當益壯?八旬翁酷愛打機 《Far Cry 5》已通關兩次

家住四川的83歲老翁楊炳林,已是一名20年資歷的『老玩家』。(圖片來源:觸樂網)
【香港輕新聞】提到打機,不少人都會認為是年輕人的喜好。但在四川有位八旬老翁,自20年前退休以來,每天除規律作息外,最大的娛樂竟是打各種主機遊戲。對於現時有成年人認為打機是玩物喪志,老人家就覺得遊戲「除了鍛煉智商增長見識,也能磨礪人的精神」,不僅自己玩,亦把兒子與外孫都培養成遊戲愛好者……
內地遊戲資訊網站「觸樂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對一位資深的「老玩家」的採訪:該玩家不僅體現在遊戲資歷的久遠,同樣也體現在該玩家今年83歲的高齡。據採訪報導,該位名叫楊炳林的老玩家居住在四川瀘州,平時大部分生活習慣與一般退休長者無異:早睡早起,注重飲食,每日有定時外出散步運動的習慣,每年還有至少兩次旅遊計劃。
但是除這些起居日常外,楊炳林每日還固定有3至6小時的打機時間。據他本人介紹,自己對遊戲感興趣始於自己剛退休的1998年,由於不再上班逐漸感到空虛,遂開始為自己生活「加碼」,先後發展出每日打乒乓球、打麻雀等愛好,之後又因個人喜好,將打麻雀替換成打機,「一開始是在街上看到很多年輕人在玩遊戲,看了以後感覺裡頭有很多文章……也不用工作了,腦子也沒用了,就打遊戲唄」,「放棄麻將是因為怕肺癌——每次麻將桌上總有人在食煙,對肺不好」。
據老人外孫介紹,自己從記事起,外公就在家裡用初代PlayStation打遊戲,當時外公愛玩的遊戲有《生化危機》、《恐龍危機》、《袋狼大進攻擊》等遊戲,於是外公便成了遠近皆知的「老頑童」。每逢周末,鄰居街坊有事無法照顧小孩時,都會拜託外公暫時看顧。
即使用遊戲手掣打第一人稱射擊遊戲(FPS),操作也十分精準。(圖片來源:觸樂網)
每份通關的遊戲,老人家都會手寫通關日期標籤,精心保存碟片。(圖片來源:觸樂網)
由於兒時常與外公相伴,外孫也在耳濡目染中養成為了遊戲愛好者。楊炳林的兒子是暴雪著名線上遊戲的《魔獸世界》的常年玩家,外孫長大後也成為《CSGO》、《鬥陣特工》等FPS類型遊戲以及《Dota 2》的玩家。
楊炳林自言是日本Sony的忠實擁躉,在開始玩遊戲後陸續購入了Sony的PS、PS2、PS4以及微軟的Xbox 360等遊戲主機,而且緊追近年新遊戲發售的節奏,購買了不少諸如《盜墓者羅拉:崛起》、《刺客教條:大革命》、《刺客教條:起源》以及《極地戰嚎5》等3A級遊戲大作,由於十分喜愛《極地戰嚎5》這…

用「新細明體」原來係侵權?台灣YouTuber爆被追收版權費

【香港輕新聞】近日,台灣著名YouTuber「Joeman」表示字型發行商開始對YouTuber收取華康體系的字體版權費,即使用電腦內建的「新細明體」或「標楷體」亦可能會被追繳費用,提醒民小心侵權。事件隨即引起討論,有人形容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究竟有哪些開源中文字型可以使用?


圖片截圖自:YouTube@Joeman-在影片裡使用新細明體竟然要付錢?小型網路創作者的困境!
昨日(27日),於YouTube上有逾百萬訂閱、台灣著名YouTuber Joeman 在其個人FB專頁發文指,最近收到署名為「威鋒數位」的信件,表示他的影片上使用的字型是侵權,要繳付費用,否則可能會探取法律行動。
Joeman表示,事件證實只要在有營利的影片中,使用「華康字型」及微軟(Microsoft)Windows內建字型「新細明體」與「標楷體」,均可能在數年後被追討版權費。除此之外,只要影片的封面或影片內有使用,而這些影片仍在Youtube架上,就必須每年繳交固定的費用。
「威鋒數位」過去名叫華康科技,是「華康少女體」、「華康中黑體」等字型的發行商,Windows內建的新細明體、標楷體亦是由「威鋒數位」開發並授權給Windows使用。據官網資料指,字型不能用於商業用途,若要用於商業行為須另外取得授權;而相關授權條件顯示,多媒體影音必須使用專業版,每年2萬4千元台幣,此價格可使用華康的幾乎所有字型
小型創作者發展空間受影響
Joeman為此事拍攝了一條影片分享,他提及在收到信件時,起初以為是詐騙集團,結果在網上搜尋後,發現對方真的是該字型開發商;而針對字型版權問題,Joeman在與數名Youtuber討論後,懷疑自己或是首位被要求繳交字型版權費的人。而為了影片的合法性,Joeman最後同意支付每年逾2萬元台幣的版權費。
最後,Joeman於影片中表示,希望版權公司不要向訂閱人數較少的小型創作者收費,或不要有追溯期,讓小型創作者有發展的空間事件於短短一日已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就在Joeman表示繳付版權費之後,部分Youtuber也留言指收到相關信件,甚至連訂閱人數較少的Youtuber也被追討版權費。

網民爭議聲不斷:把豬養肥再來殺
對於此事,不少網民留言指難以理解,「難不成以後都只能用手寫了嗎」、「根本就是把豬養肥再來殺的概念」、「我能明白使用者付費的道理,但我不懂,為何拖到今天才要跟這些創作者收…